她和他第一次约炮的经历告诉你酒店情侣房都有什么

2017-11-23 18:06:37作者:编辑部

QQ截图20171123180955.jpg

这是他们第一次去情侣房,开门第一眼看到是对面的皮质卧榻,右手边是厕所,里面的装潢一般,不过可以看得出有用心设计过。走进去是一张大圆床。女孩好奇的翻看着床单,太多的新闻说过情侣酒店床单被罩都不干净。果不其然上面旧旧的痕迹已经洗不去了。她像发现新大陆的一样叫男孩过来看看,此时的男孩却现在卧榻旁悠悠的说了句:这沙发都破皮了。女孩好奇跑过去看了下沙发边边都有了裂缝。女孩明显感受到男孩对房间的不满了。她也不敢说要麻烦酒店服务员换床单了。

为了缓解气氛,女孩打开了电视,拿着遥控器呆呆的站着,男孩接过她手中的遥控器一边按键一边给她演示哪个是开启电视的哪个开启数字电视的。他看出了女孩的困惑,慢慢给她分析,帮她调出想看的电视剧。然后就躺在床上玩游戏去了。趁着广告时间女孩凑过去看了眼,男孩炫耀的说:这名字不错吧,你养的狗来骗球了。女孩思维跟不上咬文嚼字的研究了三分钟才明白过来。你养的狗来骗球了,是不是指骗你球的都是被你养的狗。男孩捏着女孩脸上嘟嘟的肉称赞到哪里来的这么聪明的女娃娃啊,被我拐着了。

女孩挣脱开男孩的魔爪,嘟着嘴骄傲的说那是当然的啊,也只有你这么笨才能衬托我的聪明了。男孩不置否认继续玩游戏,女孩乖乖坐着看电视。女孩很喜欢这种相处模式,坐累了就歪倒在男孩的肩膀。和他一起聊剧情,一起吐槽编剧狗血。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溜走。女孩看累了,准备去洗漱。男孩帮她按了暂停。女孩进了浴室脱下衣服放在架子上。等水热了,才开始走到淋浴下,温温的水滑过她雪白的肌肤溅落到地上流进水槽里。涂上沐浴露从耳垂到颈脖滑过锁骨泡沫随着温水流过两块凸起的白肉,女孩一边揉搓着泡沫一边任水冲刷着娇躯。三角区刚刮过的毛发又长出了尖尖的小刺,有些扎手带着微微的刺痒。她拿下淋浴头顺着三角区往大腿根内侧冲洗,慢慢往下每一寸肌肤都洗的干干净净,泛着粉色。女孩拿起浴巾擦干身上的水珠,穿上黑色暗纹冰丝内内,裹上浴巾走出来。看到男孩那直勾勾的眼神吓得赶紧躲到了被窝里。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不敢出来了。只听见被子外男孩说了句:我出去一会,你等下帮我开门。就只剩下关门声了。

女孩预感到会发生什么,好奇又期待。她选了之前一直没时间去看的一部电影,听说口碑不错。看着看着听到敲门声。她弱弱的问了句是谁?听到男孩回答后,她赶紧跑去开门。

虽然房间开了空调,但男孩还是让女孩快点躲进被窝。女孩乖乖躺好看着男孩走进浴室,不过一会就听见哗哗的水流声。女孩突然身体开始微微发烫了,她伸出两条修长雪白的腿。想透透气,降降温。可能是贪凉,连男孩洗完澡出来都没有来得及缩回被子里。男孩一把抓住女孩的脚踝,嘿嘿嘿的坏笑道:这么白嫩的小脚丫想往哪里躲啊?还不让哥哥好生摸摸。女孩用力挣脱,男孩怕伤着她也就松手了。女孩以为躲过去了,没想到男孩顺势爬上了床,准备扑过来,女孩反弹的用脚抵住男孩腹部,两只芊芊小手护住胸口。

女孩忘了刚刚被抓住后挣脱的脚丫子,再次落入男孩的魔掌之中。男孩握着女孩那小小的带着粉嫩光泽的脚趾轻轻的落下一个吻。女孩莫名的身体一紧,好不容易凉下来的娇躯再次滚烫。男孩慢慢的从脚趾亲到小腿,双手也不闲着的,顺着吻痕往上抚摸着那白白嫩嫩的像豆腐一样Q弹的肌肤。女孩受不了这样的爱抚,她扭动着身体,想摆脱这种异样的感觉,可无论怎么扭动男孩都能立刻亲吻过来。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让女孩感到开始眩晕。在挣扎中浴巾早已滑落,胸前的白肉和那抹黑色刺激着男孩。

讨论 | 一生睡多少人比较合适?

参与讨论就送十趣币~ @曼珠沙华_落落:我爱的,爱我的,器大活好颜值高的@天蝎座的姑奶奶:为性而睡一个都不想。跟动物交配有什么区别@无殇雪:重点是【合适】 睡多少人

流浪者之谜

一、月夜红线 指缝间流泻的月光很亮,却没有温度,将江墨窝着的草坪映了一片清辉,却仍是冰凉。 “踏破这黑暗宁与静,谁会管失意冷风……”他低声哼哼着,翘着腿打量着夜幕。 头顶“吱呀”一声,江墨茫然地抬头望去,一个留着利落短发的年轻女人正对他横眉怒目,扒着楼梯间的窗框似乎准备扔下什么来。 要被赶走了。江墨吐吐舌头,毫不在意地往旁边的灌木丛里拱了拱。 他阖上双目,任那片光亮将自己包裹,在这凉风无情的...

莫止于唇齿,我想让你认识我!

“真正喜欢你的人可能会害羞,可能不善言辞,可能喜欢被动。但在你迈出九十九步,感到迷茫迟疑的时候,她一定会坚定地迈出最后那一步。” 昨天半夜刷知乎,看到这样一句话。 关于爱情,一定会有一堆鸡汤,更甚的还有一堆攻略,我自问不是个情感导师。 上学时,有同学喜欢个姑娘,每天宿舍里都在出谋划策,要不写封匿名情书先让她了解你。或者制造一次偶遇只要能搭上话,要不就先从认识她的同学开始。过了几天慢慢的打听到...

短篇小说|母女跳楼事件

“嗳,你有没有听说,有对儿母女跳楼了?” “啊???真的吗?什么时候?” “就今天上午,我十点多去做头发时,听美发店里有人在议论。就是朝阳小区的一对母女,早上八点多跳的。女儿先跳的,跟着母亲也跳了……” “到底为了啥事儿啊?至于吗?” “不知道。当时在跳楼的现场,据说好像有人说,又不是卖女儿……可能是为了彩礼什么的吧!” “啊…………那可能就是那女儿男朋友家里比较穷,丈母娘要彩礼,或是要房子...

有约的嘛

还记得第一次约啪是在两年以前的夏天,那时候和一个男生在网上聊的很好可能是日久生情吧,后来他约我见面,就在他家附近的公园,第一次见面他就对我又亲又抱的手还乱摸,

下一次,我们早些遇见

文/小西玖玖 1 2010年,陈奕迅在香港红馆开演唱会。一片深幽的蓝色灯光,打在挤满人潮的体育馆,陈诺模糊又清晰的剪影映入我眼里,台上的陈奕迅柔情似水,我身边的陈诺湿了眼眶。 那时我们十九岁。 在此之前,我们坐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陈诺对我说:“亦时,我想去看大叔的演唱会。”陈诺喜欢叫陈奕迅大叔,她总是说,听到他的声音,就会有安全感。 于是,我也开始听陈奕迅的歌。在寝室里跟着破旧手机里的旋律哼唱...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