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世界打了个盹,做了一场不近情理的梦

2017-11-10 17:20:30作者:江昭和

《整个世界打了个盹,做了一场不近情理的梦》by 江昭和

回家的巴士,照旧是颠簸而冗长,长得像人生,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坐上来了,好说歹说也只能捱到目的地。

所以别人说人生漫长而无趣,苍凉而寂寞,是值得理解的,并非空口说白话——因为太多时候由不得人自己。

庄秦疲倦地倒在背靠椅上,总有种醒过来天地间改朝换代的错觉。

她常常觉得自己单薄得像一片树叶,没有一点值得津津乐道的谈资,是个再扁平不过的人,但有时候,她又错觉自己已经过尽千帆,那些让人黯然销魂的情情爱爱,都是前世今生的旧闻。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在这样的漫长跋涉里,也仿佛是瞬间苍老了。

像深秋的一枚枯叶,悠悠地,幽幽地,从树梢坠落下来,打个旋,不知道飘到何时,不知道飘到何地,总之你就是知道,它会落到某个地方,然后死气沉沉,零落成泥,直到销声匿迹。

就像生命,无论多么波折,多么蹉跎,最终都会抵达某个地方,是的,坟墓!

想到这里,庄秦忽然静静睁开了眼睛,看见窗外流逝而过的风景,如果称得上风景的话——

不过是颓圮的老墙,在风里苟延残喘,不能毁坏得干净,那是一个时代的消亡,曾经的某个平凡的家庭,所有的一切都不算数了。

不过是苍茫的阴天,像一千张愁眉苦脸在舞台上音调平淡没有顿挫地合唱。

不过是深秋时节萧瑟枯黄的树木和原野,单调乏味,就像一篇流水账般平庸琐碎的小说,没有波澜,没有戏剧性,即便有也是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

不知道为何,庄秦会联想到「人老珠黄」这个词,那不是某个人老了,那是天地老了。

只是这样的「地老天荒」,未免太寡淡平庸了些。

然而一个百无聊赖的回头,她看到了坐在隔着过道那头窗户边座位的男人,庄秦像是走在沙漠里,忽然遇见一个深坑,那片刻的趔趄之感,那片刻的身不由己。

她不知道他是何时上车,更无从谈起他去往何地,他只是一颗流萤,在她岁月的湖,偶然闪烁了一下眼睛。

她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但是在巴士上看到身着咖啡色西装的男人,她还是愿意短暂地失神,何况,他身上有一种别致的幽雅气质——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而又欲拒还迎的内敛气质。

一个整整齐齐的陌生男人,对一个在长途跋涉里心如灰飞的女子来说,是上帝灵机一动的救赎。

但是她也只是偶尔蜻蜓点水地一瞥而已,这就是故事所有的棱角,也合该如此,一个有妇之夫——从他一尘不染的领子口是分辨得出来的,而且是那种中年无忧,妻贤子肖,活到一定境界的男士。

从他英伟的眉眼里,她在搜寻一个隐含的女性的形象,她应该有饱满的额头,有光洁的皮肤,有温柔的眼神和语气,有传说里贤妻良母该有的一切素质,像一个神话,此时此刻,那个女人就是传奇里的女神,如此遥不可及。

后来又上来了一对母女,母亲提出和女儿坐在一起,而巴士上仿佛只剩庄秦和那个男人身边有一个空位,造化就是这样弄人,老天就是这样圆睁着眼睛,看着尘世间的人的一举一动,他都了解,所以翻云覆雨。

庄秦立刻在心底跌跌撞撞起来,既憧憬着故事的发展又担忧着情节的转折,然而男人十分绅士地坐到了她身旁,她瞬间感到茫然的惆怅,深藏的愿景实现之后那种不知该如何自处的惆怅。

她总觉得男人的衣服牵牵绊绊地舔在她的手上,像一条蠢蠢欲动的蛇,于是整个人颤颤巍巍地朝另一个方向缩,但是她心底感到微妙的沉醉,不可救药。

她只好从包里掏出一本书,张皇失措地看着,好让自己的目光和心神终于有了焦点,她的悸动有了挡箭牌——

冥冥中,她感到男人的眼神停在她的书上,如果立刻将书本合起来,仿佛唐突刻意,她忙不迭偷偷看一眼自己的指甲,今天是不是修剪得干净,还顺便审视一下自己双手虎口的样子,是不是美观。

冥冥中,她感到男人问起书的名字,她也不好意思继续沉默,只得像是被班主任点起来回答问题似的,既荣幸又紧张——

「啊,是张爱玲的小说,《封锁》那一篇,当年的胡兰成就因为这一则故事惊艳于张的才华,然后曲径通幽,登门拜访,才有了后来曲折伤感的故事。

这一篇,也是我个人尤其爱的,爱什么呢?爱它的伤感,淡淡的犹豫,爱它的心跳,爱它的迷惘,人生可不就是这样,以为深刻的,结果不过是虚妄的梦,以为短暂的,结果念念不忘,以为悠久的,其实寡淡得空无一物。」

她滔滔不绝地说着,仿佛他当真听得懂似的。她头头是道地分析着,仿佛她读懂了这个故事似的。

司机提醒她到终点站了,该下车了。身边的座位早已空无一物,那个男人什么时候走的她居然未曾发觉。

那长段长段的对白,又从何说起呢?

江昭和
江昭和  作家 简书电影 编辑华枝春满,月白风清。个人微信号:13487221153个人公众号:江昭和新浪微博:江昭和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亲爱的克鲁斯

广岛日安

我知道你在身旁,才有所谓地久天长

她听见,月光下的海浪声

仍未忘,小寒那天

阿和给我说,她没有回来过

现在是凌晨四点钟,我睡醒了,就睡不着了,突然就想写篇文章。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我是在古城的街道上遇见阿和的,在看到他之前我是被鼓声吸引过去的。和所有路边唱歌的人一样他也很文艺,所不一样的是他的乐器不是吉他,是架子鼓。 胳膊的一抬一放敲击出来的金属声是很容易叫人停下脚步来看的。鼓点的节奏跟心跳共鸣,不知不觉的就被带入他所造就的氛围。 真是太巧了,我稍稍停下脚步,听了他的音乐后,还交了个朋友。...

漂流瓶 分享 续

漂流瓶 分享 续 一楼 准备更新 上集说到 漂流瓶了 马上见面了 也真是偶然的 她说不加 死活不加 最后还是加了我 我也对她爱答不理 其实我也没打算约她

和男朋友在宿舍楼下

男朋友出去和舍友吃饭了,回来打电话喊我下楼 天气有点冷,我在睡衣外面套了大衣就下楼了,等了会儿他就到了 一见面就开始狂吻我,他喝了酒,嘴里有酒气,但是并不觉得臭,反

我为你拿下的天下第一

1 落雨缤纷,醉消梦死。 天青坐一小亭中,抬头望着江南的雨色,做诗半首。 “一亭只有半杯客,一人只忆少年时。” 如今他已登顶天下第一数载,却记不起江湖模样。 “你可知江湖为何样?”天青饮一口九酝春,一手向前掷出,滴酒不洒,酒杯旋转几下轻巧的被人接住。 来人单手持三尺剑,身披暗纹锦服,带着帷冒看不清模样,只是一婉手痛饮整杯酒。 “何是江湖?有人便是江湖。”...

那个男孩,14岁

你还记得你十三四岁时喜欢上的那个人吗? 曾经和你一起期待过未来的那个人,他,或她,现在还好吗? 渐随着年龄从1开头,增长为2打头时,当听闻我始终一个人时,身边总充盈着这样的声音,“你有男朋友吗?”“你条件也不差,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在公众的认知中,到了一定年龄,尤其是适龄的女生,身边没有男朋友,当然也没有女朋友,这件事,或多或少会有一丝的古怪。 我是一个没有男生缘...

原来你是迷路才到我心里

[原创]南苏猫宁 —1— 单人房 双人床 麦子在迟疑了30秒之后就跟着江小水进了酒店。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后来,麦子抱着酒瓶给我们描述的时候说:老娘在哪个姿势的时候该用什么语言都想好了,可是江小水提上裤子走了。 接下里的三个小时里,麦子除了喝酒就是发呆,顺带还抱了酒吧里最帅的服务生。 我们在旁边看的牙痒,手脚并用才把这个揩油的女人给扯开。 麦子是在初雪那天遇见了江小水,他默默的跟在一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