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我愿陪你享福,也愿陪你吃苦

2017-11-09 11:40:05作者:独行的狐

《爱是我愿陪你享福,也愿陪你吃苦》by 独行的狐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网上看北京卫视往期的“我是演说家”节目,看到了侣行家张昕宇和梁红夫妇。

张昕宇和梁红在“我是演说家”节目中讲述他们夫妇的故事,让很多听众落泪。

他6岁,她4岁,他们第一次见面。她扎着两只小牛角辫,蹦跳着向他跑来。在那一瞬间,他心中一个念头落地生根:这一辈子要与她纠缠在一起了。

从青梅竹马,到少年时代,再到青春年华,两个人再没分开。

每天,他穿过胡同,从月坛北街去月坛南街找她玩。

有机会,他就骑着车子带着她出去看他们处身的这个城市。

出色的少年总是惹人注目。有许多同龄女孩子通过各种方式给梁红捎信,说她们喜欢张昕宇,让她放弃他。

她当然不会放弃自己的幸福。他也不会允许她放弃。

他自豪地总结过:与梁红在一起三十年,自己追过尾,断过腿,就是没有出过轨。

那是精力充沛的青年时代,他骑着摩托车带着她出去玩,被一辆司机酒驾的车撞倒,腿险些截肢,后来是从腰部取了一根骨头补到腿上,从此后身体开始发胖,再没有合适的腰带。

躺在病床上准备截肢时,他问她:“如果我没了一条腿,你还要我么:”

她哭成泪人儿,坚定地回答:“要!”

2008年,汶川地震,他组队去震区参与救灾。生命毁灭的灾难现场让他震撼,回到北京,他认真地问梁红一个问题:咱们现在过的是咱们想要的生活么?

这一个问题,引导他俩踏上了行走世界之旅,用行动去触摸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他们谓之“侣行”。

他们两个一起去过地球上很多人迹罕至或危险丛生的地方:战火纷飞的海盗乱邦索马里,核泄漏后被辐射污染变成荒城鬼域的切尔诺贝利、天堂之门地狱之眼马鲁姆火山……

在马鲁姆火山,他不顾同行者劝阻坚持下到活火山口内去探险,通讯设备被酸雨腐蚀,与她及其他同行者失去联系。她坚定地说:“如果老张不回来,我也就不走了!”

《爱是我愿陪你享福,也愿陪你吃苦》by 独行的狐

图片来源于网络

艰难与危险在她嘴里都是云淡风轻的过往。她念念不忘的是他一路上给他创造的浪漫。

在北极,他向她求婚。

在南极,他们举行了婚礼。

他学习开飞机,她一直陪在身边。学会了,他对她说:“走,媳妇,我带你去摸一摸云彩!”

两个人一起修剪停机坪,烈日当头,他举着水管射向空中,水雾中出现了一弯彩虹。

在一处热带雨林,夜晚,他带着她走到一棵大树前,举起手电筒向着大树不停地晃,霎那间,树上一群一群的萤火虫开始回应他的光。在那个炎热的夏夜,她拥有了一棵世界上最神奇的圣诞树。

在茫茫的大海上,他们行驶到一片有萤黄色海水的区域,他把她从船舱里叫到甲板上,在海面上为她制造一个心形的光环。

所有的朋友都说她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地球,这辈子能遇到这样一个好男人。

这个好男人要领着她一直走下去。在演讲现场,他握着她的手,表明心志: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世界上,有几个人能这样幸运,在有生之年遇到对的人,且能终生一直相守呢?

即使有幸遇到了对的人,你会像梁红那样一直坚定地跟在所爱之人的身边,陪他吃苦,陪他受累,陪他冒险么?

梁红被人叹为上辈子拯救了地球,这辈子遇到这样一个好男人,其实,张昕宇何尝不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遇到一个这样爱他、懂他、愿意陪他任性地走到天涯海角的好女人?

一段好的感情,一份好的婚姻,究其实质,都是相爱的双方愿意彼此接纳、彼此认同、彼此陪伴,陪伴享福,也陪伴吃苦,陪伴彼此用行动去触摸生命的价值与意义。

独行的狐
独行的狐  作家 独行的狐:处女座,记者,追求爱和美的极致境界,对感情和文字都有洁癖。文章首发公众号“独行的狐”。

恋爱中的女子,请保留一分理性

被撞了——很高兴不是宝马或奔驰

爱是我愿陪你享福,也愿陪你吃苦

做《我是歌手》大众评审让我明白了这些道理

初遇叶先生,正是花开失意时

那年,我考研失败,带着几许抑郁不得志的心情,南下工作。 一路南下,报到的第一天,我的心已经拔凉拔凉了。大学里的我们,总觉得自己是天子骄子,当看到工作的地方是一片工厂,四周一片荒凉,流水线工人来来往往,吆喝的声音震耳欲聋,那一刻的失落,真是无以复加。 每天晚上听着工厂机器的轰鸣声,总想着要逃离这个让人看不到希望的地方,可是后来再想起这段时光,再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心里总是柔软极了。 慢慢地,我...

根爷“死了”

(开篇) “砰——啊——嗤——” “听说那边撞死人啦!” “听说是帝国总都的根爷” “他啊!死了活该,这些年可没少捞钱,没少害人…” 我就是他们说的根爷,看着自己飘飘乎乎地脱离那具承载过我45年生命的肉体,有着说不出的轻松,我终于解脱了,今生我做了太多的孽,那么多人因我倾家荡产,那么多人因我妻离子散,我有很多钱,但是又有什么用呢?看着身边的几个情人因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看着自己亲生孩子雨中抱...

暗系治愈者12 干燥的盘子

我不知道别人在脑海中是如何去回忆某个地点的。 有人肯定是凭商店去记忆路线,比方往前穿过红绿灯有个Prada,隔壁是Dolce&Gabbana充满文艺复兴元素的橱窗,,再拐个弯就是Gucci,新一季的丝巾和包包一定是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也有人是凭借音乐吧,比方在哪里旅行的时候,走过一个很漂亮的地点,或是躺在摇晃着的车厢里,当时耳机里流淌出的音乐,自然而然地就定义了这个地点所带来的特殊的感...

班长别娶团支书

我和苏湛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父母都很熟,两家住的也很近,自然而然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记得刚上初中的时候就有很多女孩子追求苏湛,他总拿我当挡箭牌,时间久了大家都传我沈央央是他苏湛唯一的正牌女朋友,而且苏湛对我是宠爱有加有求必应,互相都已经见过家长了,谁也没办法取代我的位置。 那时候很流行一句话叫“班长快娶团支书”,而刚巧我和苏湛就是班长和团支书,更应了传说的“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成了全...

老王的迷惑 迟到三十年的礼物

1. 夜已深,老王右手放在头上,左手夹着烟,耷拉着二郎腿,斜靠在沙发上,眼睛看着黑暗中明明灭灭的烟头在燃烧自己。 老王刚从外地的同学聚会回来,没有开灯,害怕惊醒卧室的妻子,也担心明亮的灯光掩饰不住自己的如小鹿乱撞般的慌张。虽然看不清空气里烟圈里的缕缕惆怅,摸着脑袋的手还是有些莫名的激动,以至于微微颤抖。 今天早上洗漱的时候,眼瞅着这几日里,那片向日葵的领地越来越大,本来就稀疏的头顶只剩下青天...

火车艳遇!

事情是这样的,我第一次坐火车,从西安到贵阳,坐了很长时间 ,就在车厢里走走,链接车厢处抽烟,这里有很多没有坐票的人都在这个位置,时间越来越晚 ,下车的人也多了,这个时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