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的光(完结篇)

2017-11-08 19:19:24作者:一隅_莫小邪

《逆行的光(完结篇)》by 一隅_莫小邪

逆行的光(一)

逆行的光(二)

逆行的光(三)

颜向北再次邀请我加入文学社,我没有拒绝。我们的关系也重新恢复如初。而且,似乎比之前更加亲密了一些。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那样的事,我真的以为,我们之间不止友谊。

事情从那个叫叶馨澜的女生说起。

叶馨澜是大家公认的校花,不仅人长得美,而且能歌善舞,气质优雅脱俗。据说还是某知名文学网站的签约写手,文笔自不必说。她几乎是一个完美到极致的人,是全校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也包括颜向北。

颜向北很早之前就跟我说过,他暗恋叶馨澜。我笑着问他:“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生嘛?”

颜向北说:“对阿,我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生,但是,我喜欢长得特别漂亮的女生。而且,人家可不只是长得漂亮哦。”

好吧。

像叶馨澜那样的女生,自然是高高在上的,一般人不会理睬。而颜向北是少数几个跟她走得比较近的男生,说到底,颜向北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第一才子”的名号可不是盖的。

叶馨澜似乎挺欣赏他。时常跟他有说有笑的,不像对其他人那么高冷,偶尔还跟他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

但是,学校还有另一个风云人物,也是他强大的竞争对手——林艺龙。

林艺龙是个富二代,家境优越,父母从小对他要求严苛。曾经给他报过各种优质的特长班,甚至专门请有名望的人做家教,一对一的指导、栽培。

林艺龙自己也很用功,不仅从小到大成绩优异,而且在音乐、绘画,文学方面都颇有天赋。

家里人本打算在他高中毕业之后,送他去出国学习、深造,但他却执意留在这所不怎么这名的大学,为了一个女生——叶馨澜。

林艺龙跟叶馨澜从高中时就是同学,他一直在追求她。叶馨澜没答应,也没拒绝他,但在众人眼中,他们俨然已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的一对情侣。

颜向北的介入,明显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叶馨澜甚至因为颜向北的存在,而渐渐疏远他。

《逆行的光(完结篇)》by 一隅_莫小邪

大三时最大的变故就是,林艺龙当选新一届文学社社长,颜向北被迫退出。千漠,哲轩等一些社里的“老人儿”后来也纷纷退出。

林艺龙起初低调,和善。还时不时赠送一些小礼物给大家,笼络了不少人心。

但真正上任之后,就变了个样子,对大家要求十分苛刻,动不动就退稿,要求反复修改、重写。

有时候甚至只要有一点不合他心意的地方,他就会当着众人的面,把别人辛辛苦苦写出来的稿子撕的粉碎,还语重心长的说:“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希望你们有更大的进步。”

当然,对于达到他的要求,令他满意的人,他也是十分厚待,经常开车带他们出去兜风,吃大餐,还给他们买各种精美的礼物和书籍,甚至有现金奖励。

但是,有一点非常让我迷惑不解。林艺龙对我几乎没有要求,无论我的稿子写得多烂,都能通过。

每次社里有什么活动,他都盛情邀请我去,甚至,看我行动不便,还专门去帮我订做了高档电动轮椅车。对于他给我的一切,我都婉言谢绝。

《逆行的光(完结篇)》by 一隅_莫小邪

一向阳光开朗的颜向北,那段时间心情很低落,常常一个人躲在宿舍发呆。文学社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他为此付出了三年多的时间和精力。那些昔日围着他嬉笑打闹的人,纷纷散去,连叶馨澜对他的态度也大不如前。

“莫莫,你觉不觉得这很讽刺?”颜向北提着啤酒瓶,瘫坐在体育场的草坪上,一边喝酒,一边苦笑着问我。满脸颓废,全然不见昔日“第一才子”的风范。

“嗯。”我点点头,难过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其实,也没必要太在意的,就像你说的,不过一时喧嚣,人总是会散去的。可是,你还是你阿,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你依然是……”

我不是你最温顺的玩具

当我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我知道我将再次失去他,我的前夫。在我们离婚的时候,我就已经失去过一次,但我以为,他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现在,到了我扭转残局、改变命运的时刻了,我将彻底失去他,我将迎来全新的自我。 01 那天,陆凡又回来找我。在例行公事一般和我翻云覆雨行完夫妻之事,又变魔法一样拿出一件精美的礼物。 我满心欢喜地打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是一支金属外壳、造型典雅的钢笔。他知道我平时喜欢用钢...

掌心的树

柳娜成为琦凤的时候,阿岩还没成年,他对她说他的愿望是成为一棵树。 1. 湘城四中出了校门走不远有一条不太长的隧道,出了隧道便会看到这座城市著名的鸡街,其实这条街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星辰街,但是大家不会因为这个浪漫的名字而停止交易或停止找快活。 每到夜幕降临,那些打扮艳俗的女人就站在路边,有些三三两两的聊天,有些无聊的抽烟,看到路过的男人便伸手打招呼。 四中的女生每次路过这条街脸上都写满晦气,不...

哆日常57-隔音效果

一看断一肠,好去莫回头。

大宋开宝四年,春二月,汴梁城。 料峭春寒未退,桃红已颤巍巍地开在宫墙外了。宫墙内是这个都城最暖的地方,那暖就着烛烟越过宫墙传出来,为雨后清冷的空气掺进一点炭气。 宫墙上的椒粉还是新刷的,却被早来的雨浸出一点斑驳。桃红的骨朵儿粘在枝上,像贪懒不肯起床、埋在被窝里的孩子,刚刚露出张小嘴,吐红吐艳地嘟着。 宫墙下的路黑湿湿的。 这时,宫墙外的夹道上,正走过一个妇人。她的身材还算窈窕...

对爱的需求

今天中午高中同学约我出来玩玩,其实我心里清楚是干什么、 换上衣服撸个妆就出门了。 找到了所在定位的商场。没想到一行五个人在等我,其中四个男的都是高中同学

傻傻的曾经

15岁那年利用暑假去表姑家的私营超市帮忙。因为她那里租金特别贵,所以不会有多余的房间让我住。她就在楼梯间给我弄了个地铺。楼上是房东的旅馆,不过他那边还有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