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的光(完结篇)

2017-11-08 19:19:24作者:一隅_莫小邪

《逆行的光(完结篇)》by 一隅_莫小邪

逆行的光(一)

逆行的光(二)

逆行的光(三)

颜向北再次邀请我加入文学社,我没有拒绝。我们的关系也重新恢复如初。而且,似乎比之前更加亲密了一些。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那样的事,我真的以为,我们之间不止友谊。

事情从那个叫叶馨澜的女生说起。

叶馨澜是大家公认的校花,不仅人长得美,而且能歌善舞,气质优雅脱俗。据说还是某知名文学网站的签约写手,文笔自不必说。她几乎是一个完美到极致的人,是全校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也包括颜向北。

颜向北很早之前就跟我说过,他暗恋叶馨澜。我笑着问他:“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生嘛?”

颜向北说:“对阿,我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生,但是,我喜欢长得特别漂亮的女生。而且,人家可不只是长得漂亮哦。”

好吧。

像叶馨澜那样的女生,自然是高高在上的,一般人不会理睬。而颜向北是少数几个跟她走得比较近的男生,说到底,颜向北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第一才子”的名号可不是盖的。

叶馨澜似乎挺欣赏他。时常跟他有说有笑的,不像对其他人那么高冷,偶尔还跟他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

但是,学校还有另一个风云人物,也是他强大的竞争对手——林艺龙。

林艺龙是个富二代,家境优越,父母从小对他要求严苛。曾经给他报过各种优质的特长班,甚至专门请有名望的人做家教,一对一的指导、栽培。

林艺龙自己也很用功,不仅从小到大成绩优异,而且在音乐、绘画,文学方面都颇有天赋。

家里人本打算在他高中毕业之后,送他去出国学习、深造,但他却执意留在这所不怎么这名的大学,为了一个女生——叶馨澜。

林艺龙跟叶馨澜从高中时就是同学,他一直在追求她。叶馨澜没答应,也没拒绝他,但在众人眼中,他们俨然已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的一对情侣。

颜向北的介入,明显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叶馨澜甚至因为颜向北的存在,而渐渐疏远他。

《逆行的光(完结篇)》by 一隅_莫小邪

大三时最大的变故就是,林艺龙当选新一届文学社社长,颜向北被迫退出。千漠,哲轩等一些社里的“老人儿”后来也纷纷退出。

林艺龙起初低调,和善。还时不时赠送一些小礼物给大家,笼络了不少人心。

但真正上任之后,就变了个样子,对大家要求十分苛刻,动不动就退稿,要求反复修改、重写。

有时候甚至只要有一点不合他心意的地方,他就会当着众人的面,把别人辛辛苦苦写出来的稿子撕的粉碎,还语重心长的说:“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希望你们有更大的进步。”

当然,对于达到他的要求,令他满意的人,他也是十分厚待,经常开车带他们出去兜风,吃大餐,还给他们买各种精美的礼物和书籍,甚至有现金奖励。

但是,有一点非常让我迷惑不解。林艺龙对我几乎没有要求,无论我的稿子写得多烂,都能通过。

每次社里有什么活动,他都盛情邀请我去,甚至,看我行动不便,还专门去帮我订做了高档电动轮椅车。对于他给我的一切,我都婉言谢绝。

《逆行的光(完结篇)》by 一隅_莫小邪

一向阳光开朗的颜向北,那段时间心情很低落,常常一个人躲在宿舍发呆。文学社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他为此付出了三年多的时间和精力。那些昔日围着他嬉笑打闹的人,纷纷散去,连叶馨澜对他的态度也大不如前。

“莫莫,你觉不觉得这很讽刺?”颜向北提着啤酒瓶,瘫坐在体育场的草坪上,一边喝酒,一边苦笑着问我。满脸颓废,全然不见昔日“第一才子”的风范。

“嗯。”我点点头,难过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其实,也没必要太在意的,就像你说的,不过一时喧嚣,人总是会散去的。可是,你还是你阿,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你依然是……”

她们是如何走出失恋的

今生谁要遇见谁,真的是一种缘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只是跟那些缘分不够长的人浅浅相遇时,便成为失恋。几乎每个人在青春里都遇到过苦涩,就看你怎样应对。 那一年,朋友就失恋了,相恋三年的男友要和别的女人结婚。 那几天她一下子感觉丢了魂似的,几天不想理人也不想吃东西,怎么曾经的誓言毫无征兆地说变就变了呢? 也许人的情绪也会在绝处逢生,几天之后,朋友跟自己说,我要忘记他,就算我今生没有遇...

我们之间只有“相识”

现在的我们正拼命的抓着青春的尾巴,握着苦涩夹杂着美好的回忆摇晃在大学生活中。如果脚步可以倒退,时光可以倒流,你最想回到哪一年?最想遇见谁?那些从未启齿的话你会向谁倾诉?你,会爱上我吗? 2012年是没有停歇的一年。一月首届冬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举行;三月全国两会召开;五月美国在芝加哥主办G8高峰会;六月2012年欧洲国家杯足球赛开幕;七月香港回归15周年;九月俞倩撞到了周...

24小时前,我死了

1 24小时前,我死了。 2 和我说这句话的人是个老头。他头上仅有的几根修长的头发横跨过了光亮的头顶,穿着一件邋遢的白袍子,手里提着一个旧的塑料袋。 我坐了起来,张口便骂道,哪来的疯老头?一大早就咒我死啊。 老头走了过来,坐在了我身边,然后扶着床上的一个人坐了起来。 妈耶!那不是我吗?我一脸惊恐的看向了老头。 你都死一天了,还活在梦里啊?准备上路咯! 胡说,你骗人!我怎么可能死了!我从床上跳...

他可能不会爱我

文/沐子衿 -01- 我和袁北城、阮夏住在一个院子里。从幼儿园开始,我们三个就是一起去一起回一起玩,两青梅一竹马,妥妥的三小无猜! 阮夏,因为出生在七月份的夏天,小名又叫阮七七,我们都喊她七七,后来在2011年的夏天,贝克汉姆家的小公主出生了,名叫Seven Haper,人称小七。阮夏便傲娇地说,谁还不是小公举?你们以后都叫我小七。 我和袁北城笑着说,恐怕只有公主同款名,却没有同款命。阮夏瞪...

没能和你结婚,我一点都不遗憾

文 / 李晚来 -01- 腊月二十六的夜晚,街道上熙熙攘攘都是人,穿过喧闹的小巷子,准备去坐公交回家。夜晚的城市很美,路灯把道路照得通明,绿化带的树把暖光紧紧的包围着。 坐在公交站台看来往的车驶过,我又拿起手机看了那条前几天收到的信息:“我要结婚了,腊月二十五,希望你能来。”有些惆怅,又很难过。 我还是没去郑林的婚礼,我想你幸福,所以不愿意来打扰你,也怕我自己会冲上前问你为什么不娶我。 我和...

女生嫁错了人,连朋友都没有

文 / 落篱子 我第一次意识到女生之间的友谊有多脆弱是在大四。 那一年,我一个高中舍友结婚。她邀请我当她的伴娘。那时她在省会工作,从网上给我订了伴娘礼服,让我去她住的地方试穿看合不合身。 舍友和未婚夫住在一起,住的地方离我学校有点远。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我觉得都这么晚了出门不安全就不想去。但舍友说她有车,到时会送我回学校的。 盛情难却,我答应了。在舍友家吃完晚饭试好礼服已经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