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锦衣卫虽然讨厌了些,我却……却很喜欢你!”

2017-11-08 17:59:37作者:有个故事茶馆

文 | 烟柳

01.

在六扇门饥寒交迫、快揭不开锅的口,京城富商徐三石送来了一件案子,说只要找到他跑的小妾,便奉上一百两谢银。

盯着徐三石伸出的一根手指头,我的眼睛贼亮贼亮的。

京郊十里,酒肆。

我捏着三文钱,灌了一下午的水,在发现小伙计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不屑的时候,我又深深叹了口气。

办案嘛,难免遇到挫折,就算我千辛万苦追踪到徐三石的小妾,也有人先我一步,充当我职业生涯上不屈不挠的绊脚石。

徐三石的小妾出来后,就在这家酒肆楼上的东边厢房中歇脚。

而我定睛一看,西边厢房中,隐隐透出凌厉刀光,虽看清了几人人影,呼吸却微不可闻,偶尔开门,我便瞧见了那些人腰上别的绣春刀。

放下茶碗,我沉下心来孤注一掷,底下暗器“嗖”地出手,打中了一个暴烈汉子。那汉子陡然被伤,果然跳起来大叫,引得大堂一片混乱。

趁着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之际,我隐匿着身子飞身上楼,朝东边厢房扑去。我只要在西边厢房的一群绊脚石没察觉之前,抓住了里面徐三石的小妾,再和约定好在外接应的师兄一碰头,这个案子便成了!

我仿佛已经看见白花花的银子在朝我招手。

借着阁楼地势掩映,我打开房门,里面的女子见到我时吓了一跳,我一个飞扑过去准备奔向银子的怀抱,蓦然背后两道劲风划过,一道人影如鬼魅般制住了那女子。

而另一道人影,从后面活生生将我拎住了。

我,六扇门四大名捕之一,竟然被人拎在了空中!

简直是奇耻大辱!

“把她带回去。”冰冷却有磁性的声音从那人影口中发出。

我浑身一激灵,挣扎着双脚落了地,脸上堆出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转过身。

甘豺羽穿着一身黑色锦衣卫暗纹云龙蟒官服,长身而立,挺拔卓然,威势摄人。

我欲哭无泪–又撞上了这个煞星!

“原来是羽都使,出京赏花吗?也是,这三月的京郊着实美得很。小人出来办案,多谢羽都使出手相助,我师兄已经等在外面了,就不劳烦都使大人带这女子回去了。”我一边说,一边靠近擒住女子的那位高手:“兄弟辛苦了,这等粗活还是我干来吧。”

高手高冷如山。

“本官出来办案,这位女子是人证。”甘豺羽打开手中的折扇,往房间的凳子上一坐,旁人便极有眼色地将桌子擦了又擦,摆上他专用的茶具,拿了随身携带的专用茶叶,泡出一壶茶水,递到他面前。

一个刀口舔血的锦衣卫头子,讲究得跟青楼里的花魁一样。

我用耐心和爱心包容着他的花式炫富。

《“你们锦衣卫虽然讨厌了些,我却……却很喜欢你!”》by 有个故事茶馆

“都使大人,这女子是我先找到的,待我这里的案子完结,我便把她送到锦衣卫去。”

甘豺羽闻言轻笑:“人明明是我先找到的。而且锦衣卫的案子,当然比你们六扇门专管的找鸡找鸭的小事重要–你迟迟不走,是在等你师兄吗?”

甘豺羽悠闲地晃着手里的茶杯,“真是不巧,今儿个六扇门那块有几个小贼,偷了你师父一些重要物什,你几个师兄,大概都在忙着捉贼,而且–”

他站起来,推开窗户,指着外面的湖水,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忍冬大人,你没路跑了。”

如此美好的爱情呀,怎能轻易放弃呢

一 高二文理分班,梁宇轩和许诺分到了同一个班。许诺那时还是个没发育的丫头片子,坐在第一排,每天仰着头,吃力的看着会反光的黑板,最斜角的字。而梁宇轩,早已经长成了一米八的大个子,被排在了最后一排,每天能看到的,就是许诺扎着马尾的后脑勺,许诺的马尾晃啊晃,他的心也跟着荡啊荡。 梁宇轩成绩拔尖,课上除了自己做做习题,就是失神看最前面那个娇小的一点。这不,他又走神了,他在想,为什么自己不再长高一点,...

他睡了别人老婆,老婆被别人睡

1 “老公,你晚上回来吃饭吗?"刘海岚给老公秦川打了个电话。 “哦,不了,晚上所里还有点事。你自己吃吧。”挂了电话,秦川升了个懒腰,到下班时间了。 秦川从派出所出来,直接开车去找自己的情人王雨霏。自从升了副所长后,秦川觉得神气多了,大家平常见到他都毕恭毕敬。 这年头,有个一官半职的男人,哪个在外面没有情人,他秦所长当然不能例外。而且他和刘海岚本来就没有深的感情。 当初他喜欢的是另一个女人,叶...

讨厌老公爱爱时放片儿

喜欢那种激情四射,主动把我扑倒爱抚然后调情抽插的感觉。可每次老公都和我俩人坐床上,他把电视打开先放片儿。我们就这么坐着看,看得其中一个人按耐不住了,或者他来

售楼小姐姐续集

帖子和谐被删了,还有从头再来,希望老家的朋友们帮忙顶下帖子,我是三哥 兄弟们好,我是三哥,上篇被和谐了,我写了这不续集 我是三哥,大家伙帮忙了 从头再来吧,希望吧主

此帖,仅记录我的一次美好的调教

我和她是再他趣相识的,一开始大家都表明了状态,她是m,我是S,非常巧合的,我们居然再同城。 一楼自己占了 开始了。我和她是在他趣认识的,因为我的一篇找小奴的帖子。然

有机会走到最后,才是有缘人

-1- 我爸打来电话,问我钱够不够花,工作是不是顺利,在我敷衍的回答中,突然话题一转, 馨馨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战友的儿子也还不错,关键是我战友,信得过。 29岁了,多么尴尬的年龄,剩女说的大概就是我这类人,就算立即结婚,生完孩子也 30了。况且,同龄的几个闺蜜孩子都快上小学了,我还依旧单着。 不止是我爸,我妈也常在电话里小心翼翼的说到我哥的孩子太调皮了,隔壁的王阿姨抱孙子了,似乎也在旁敲...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