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二十几年,还是没有把自己推销出去之后

2017-11-08 17:19:41作者:少女勺子

《活了二十几年,还是没有把自己推销出去之后》by 少女勺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

提前一天就接到三火妹的电话,说是第二天晚上有个晚餐,务必让我去一下。

我心想她这样要求肯定有她的理由,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在商量具体见面地点时,我摁捺不住好奇心,问三火妹可否透露一点点信息。

三火妹这个人本身就很实诚,大概告诉我说,有男生请她吃饭,可以让好朋友作陪。

尽管对这天上掉下来的免费晚餐感兴趣,可我想这肯定就是追求者没得跑了,而自己哪怕是为了好朋友的终生幸福,也不能为了区区一顿饭,像个电灯泡一样光芒四射闪瞎别人的眼啊,便推辞说我还是不去吧。

三火妹这才告诉我,说并不是那回事儿,对方是老乡,且已婚,让我就放心地去吧。

我在家附近等来了他们,老乡男开着他那辆四环车东拐西拐去了一家藏在山脚下的饭店。我曾路过那儿无数次,原本以为此处的饭店该是人烟稀少,没想到那家饭店还不错,而停车坪停满了堪比星级酒店门口的各路车辆,想来人气还不错。

貌似老乡男之前来过一次,随意点了几个菜,老乡男他推荐了一些特色小吃,说是随便点,等三火妹选好了,顺便问我要不要。

整个过程中,其实我不太敢正视老乡男——因为不熟,不过用余光也能看到,老乡男想拉近与三火妹的距离。

要不是老乡男已婚,我肯定会觉得如果三火妹能和他在一起,看他如此宠溺她,那也真为她感到幸福。可惜,这些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象。

饭桌上,主要是三火妹和老乡男在聊着天,后来话题不知怎地转到了需要老乡男给我们当红娘的路上。

三火妹捅了捅我的手臂,对于这个话题我自然该贡献力量——大家可能无法理解一个活了二十多年还没有成功把自己推销出去是种怎样的感受。

《活了二十几年,还是没有把自己推销出去之后》by 少女勺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二)

老乡男问起我和三火妹有什么要求,又不带点儿炫耀地透露出自己身边有不少优质男青年,还给我们灌输:与其跟穷小子恋爱,不如找个经济基础稍微丰厚一点的,凡是都是谈恋爱。

我想可能这就是一份有钱的工作带给人的底气吧。

​虽然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但通过理论积累认为,找个恋爱对象,有钱没钱真的没什么区别,毕竟,你的钱又不给我花。

可惜吃人嘴短,我和三火妹一听他这样说便两眼冒金花,毕竟有男的就不错的,何况是优质青年。

三火妹最关心的是身高,老乡男听了之后多次表示:我身边这么高的人真的很稀有。

好说歹说,三火妹终于愿意把自己对身高的要求下降了2厘米——其实根本没差好吗!

由于本次晚餐基本围绕的就是这个话题,注意力跑偏的我至少听到老乡男说了三次,若是在五年前,自己肯定找不到对象——意思大概是达不到三火妹的要求,而那时候还没结婚。

再问起我,我知道自己对他身边那一堆,据我推测出年龄大我5~10岁,收入是我5~10倍的人根本hold不住,便随便说了一些条件,没有提身高这个梗。

如果说之前的这些话题,我感受到的顶多就是由于自己没法通过正式工作挣到足够数量的金钱带来的压力,那么接下来的对话带给我更为赤裸的感受差不多可以上升为“钱色交易”了。

《活了二十几年,还是没有把自己推销出去之后》by 少女勺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少女勺子
少女勺子  作家 普通文艺少女外表软妹,内心强大一直走在探索自己给足自己安全感的路上希望认识我,能给你更多理解的触碰和前进的勇气

活了二十几年,还是没有把自己推销出去之后

总有一个人,爱你如生命

“雨燕,帮我看看你们那里有公司招财务吗?我想去你那工作。”电话是雨燕研究生时认识的晴空打来的。“这不好吧?你在那边工作了好几年,已经小有成就,来这边不耽误了前程吗?”雨燕回复道。 “雨燕,为了和你在一起,我愿意”,晴空接着说。“可我不愿意,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心上人了,你还是在那边好好工作吧,也祝你早日找到幸福。”说完雨燕叹息着挂断了手中的电话。 01 她想起了那段和他认识的时光,读研时,雨燕...

犬崖

这是一座小岛,在两个国家接壤的海域中央。岛上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四面都是悬崖,其中一面的下面就是这片海。 我坐在悬崖边上眺望远方的水天相接之处,那条不清晰的白线若隐若现。就在这样一座孤岛,展望着永远抵达不了的远方。 “你说,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生活,欲望。生而有欲,人性本恶。” (1) 北蒿的两股势力发起了战争,这个国家九成以上的人口被迫卷入,街道、市区乃至荒郊都尸横遍野。 士兵达芬奇...

你说你会等我,却选择了和她结婚

文|影生花 图|影生花 今知: 人在不开心的时候、 事事不顺。 01. “婧婧,你相册里那个男的是谁啊?长得还挺俊的。” “妈,您怎么能随便翻看别人东西呢?” “我没翻,知道你不喜欢动都没动,只是在那天往书架放的时候自己掉了下来我才看见的。” “哦,那是我同学。” “我好像见过他,好像叫陈靖宇来着?” “嗯,就叫陈靖宇” “女儿啊,不是妈妈说你,你要是喜欢人家,就去告诉他,别一个人憋着,要是...

一个性瘾者的自述

我是一个挑剔的性瘾者,不折不扣的性瘾者。我是天蝎男,身材还可以,因为经常锻炼,打篮球。模样也不丑,也算不上出众,属于那种乍一看不怎么样,仔细一看,还不如乍一看的人。

【中篇小说】魇鸦破梦录

一 冯闲雨一个起落跃到长安第一高的酒楼“邀月楼”顶上的时候,绝望地想。 他身上已经带了三处刀伤两处箭伤,在逃亡过程中简单做了包扎,但现在因为用力过度已经全部渗出血来,形状极为狰狞。 今夜长安无月,宵禁的街道上一片死寂,冯闲雨俯身看着下方空旷的街道,知道那群人一定还会很快找上来。 想起那群一身黑袍、杀伐果断的家伙,纵是连身经百战的精锐如他,也依然感到胆寒。 从神落崖返回...

前戏重要难道后戏就不重要了吗?

每次ppp完事之后他都是转身倒头就睡,或者抽烟找吃的,去淋浴。而我就自己一个人躺着。这样美好的开头,草率的结尾,让我觉得糟糕透了,难道事后就不重要了吗?我该怎么处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