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旧馆录

2017-11-08 17:09:48作者:如巳

《东阳旧馆录》by 如巳

长街茫,秋风瑟

“公子喝茶吗?”

那台下的人“唰”一下收好了折扇,青衫长袍,薄底棉麻鞋,黑发高束,露出颀长的脖颈,束发的灰色麻带垂到颈边,慢悠悠亲吻着堂外传来的风。

那人用纤细的手指敲了敲木桌,抬起清亮的眼眸,嗓音脆生似枯茶碾碎,却干净的令人回味。

“一份龙井,一碟花生。”

“好嘞。”

话毕,小二便去了柜台后,朝里面吆喝着:“一份龙井,一碟花生!”

伴着台上“啪——”的一声惊堂木落下,台下的掌声也如雷霆响起。

只见台上那人藏衣长衫直直落地,领口紧贴着脖子,修得背脊挺拔,身形直朗,一头清爽的短发,单手背在身后,一双深邃如琥珀的眼眸,扫过底下黑压压的人群。声音如霁月升空,照亮人们的胸膛。

“今日咱来讲一讲英雄好汉柳长倾的故事。”

一只手拿起竹板,轻敲一声,说道:“话说这柳长倾,乃东阳旧馆穷秀才。寒窗十六年,是年年赶考年年不举。看锅碗瓢盆叮当响,衣衫褴褛难饱腹,又年近三十无所为。上有老母扛破馆,下有姊妹卧茅屋,独独执着功名不可得。

时逢大清败落,科举一夜废,柳长倾红眼烧藏书。什么四书,什么五经,什么八股,什么礼与度,什么民与君,统统烈火焚成灰。你瞧他热泪一趟流,十几年光阴白白废,道是迂腐不通世,才学假埋心。却恰是日夜读书为旧制,悬梁刺股求仕途。到了成空也怅然,唯此罢了。

再望老母年已高,姊妹近成人,着即接了东阳旧馆,请了个说书人,瓜子花生涩茶酒,身着布衣四处跑,听一听古今异事,挣一挣茶钱生存道。”

这一段一气呵成,声色并茂,动作流利,一个抬手唆起了竹板“当”的一声顿住。

“好好!”底下人拍手叫好,台上人“当当当”的竹板续打,又一声堂木拍桌,禁声后又继续道:

“民国初期新气象,茶馆宾客满堂座,瓜子花生嗑一地,茶水汾酒难续满。但好景不长,战事起时,茶馆无人来听古,东阳之地人心惶,只想着无灾无难屋里待。

那柳长倾心急如焚,眼见着茶馆再败落,惆怅若失。

怎么着?总不能卖了地皮,坐吃山空穷一生吧?

再看老母发霜白,身骨年年不如一年,于是重操了祖宗业,秀才做起了厨。改开了包子面馆,什么古今异事,惊堂竹木,英雄好汉,都同书墨功名禄,付之炊烟中。

...

长街茫茫,秋风扫地,长倾立在门庭外,一声吆喝,却迎来了豺狼虎豹外侵兵。酒水面食小咸菜,白米淡粥油炸饼,剿个空空如也,老母哀嚎于地,姊妹衣衫褴褛哭清白,长倾抖手拭鲜血,目随长枪黄帽奸诈兵,凄凄惨惨把馆闭。

你道是个什么日头?是死人堆里出奇迹,烽火廊中求富贵?”

这一段暂罢,宾客摇头叹息,听着台上人一声长舒:“终是——老母熬到头,一叠草席送秋山,坟前姊妹泣,放眼望寒冬。如此而已。”

此处,台下起了抽泣声,众人纷纷露神伤。

此时,那青衫长袍的人“啪”一声将折扇拍到手中,震住了台下一众听客。那人缓缓起身,面带笑意,在台上人惊怔的目光中,来到了他的面前。

清声道:“下一段,我来讲。”

明清亮眸,宛如冬风彻骨。

他看着眼前的人,在底下的议论声中,抬手退步,道:“请。”

那人回礼点头,将折扇背后,拍一拍惊堂木,目扫尘风,缓声入戏——

塘花中学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我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 耳边放着田馥甄的《小幸运》,突然想念在塘花中学的日子,无忧无虑,烦恼只有作业没完成,情书没藏好,老师还不放学。 -1- 白驹过隙,三年又三年,一批又一批刚刚小学毕业的孩子带着憧憬走进塘花中学,三年后恋恋不舍走出这里。 今天塘花中学又将送走一批学生,学姐学长们的中学生涯以中考画上完美的句号,楼上落下的满天碎纸屑和我们郎朗的读书声掺杂在一起,天花板...

他不是我的备胎,我爱我的兵哥哥

我和我的兵哥哥李文龙都是Y城城郊王家村人,两人年龄一般大,这就注定了我们俩是发小,也就是说我们是青梅竹马。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爸把房子建在他家房子的旁边,我记得李文龙到五六岁时,他一抬脚就会到我家了。 那个时候,他不是郎骑竹马来,我也不是妾嗅青梅去,他是坐着玩具小汽车来的,我们一起玩搭积木,我们看钢铁侠的一些片子,我们还在一起学烹饪,当然是拿我们家冰柜里的食材做实验品了。 奇怪的是,我爸爸...

梦财

1、 “阳助理,早!” “阳助理,早上好!” ...... “阳哥,今天穿的好帅啊!” 一身名牌的阳顶天抱着一堆资料走在公司里,微笑着与路过的每位员工打着招呼。凭借公司总裁助理的身份,阳顶天偶尔也能在总裁耳边吹吹风,所以公司的员工都非常给面子,这逢年过节的、过生日的都能收到不少礼物。 “国家的节日还是少了点啊!我是不是应该阳历过一次生日,阴历再过一次?”这个想法阳顶天已经考虑很久了。 走到总...

相爱的两个人,要有多坦诚?

有个粉丝来信咨询,她说自己快要结婚了,未婚夫对她很好,他们之间总是坦诚相待。 我说那真是太好了,恭喜你们啊! 她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低声说,可是我有一个秘密,不知道该不该说。 她说在遇到这个未婚夫之前,有过一段长达四年的恋爱。在那段恋爱里,她和男朋友同居了,当然,这些在订婚之前她就已经全对男方坦白了,男方说不介意,而且觉得男女朋友之间就是该这样坦诚相待,他很感激女生把这些告诉自己。 可是,...

我只是他的生育机器

1 两年前、十月、秋。 我辞去了在北京的工作,一个人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这个南方城市,我大学生活了四年的城市。 每天晚上,我都会去校园里散步,回忆和李明宇在这里的点点滴滴,想一次,心痛一次。 那天下着雨,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雨里,任冰冷的雨水,打在我的身上。 前面来了个男生,看到我一脸惊讶:“苏楠,是你,真的是你,你不是在北京上班吗?怎么回来了?”他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伞往我这边移。 原来...

黑心凶宅

在所有房间转了一圈后,叶凌凡和女友夏雪都很满意。叶凌凡对领他们看房的中介说:“卫生间阴森森的,感觉不太好;而且,价格也太高了点。” 中介谢经理三十来岁,一脸诚恳。“价钱还能再商量的。”他凑到叶凌凡跟前附耳说,“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房子其实是凶宅。” 叶凌凡陡然一惊,拽着他来到阳台。“到底怎么回事?”叶凌凡一脸不高兴地问。 “这房里死过一姑娘。”谢经理坦白道,“我们一般忌讳说这些,不过你用这个消...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