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星空女神:只要余生是你就好

2017-11-05 17:00:07作者:星空女神

文/星空

我正在参加怦然心动·邂逅你的11封情书——1111情书交友创作大赛,快来给我写情书吧。

昵称:星空女神

地点:山东日照

职业:上班族

照片:

《【怦然心动】星空女神:只要余生是你就好》by 星空女神

《【怦然心动】星空女神:只要余生是你就好》by 星空女神

自荐文章:【简书交友】星空女神:高冷与二货为一体的文艺女青年

自述:

O(∩_∩)O哈哈~。我是星空,一枚93年的巨蟹座妹纸,出生在一个美丽的海滨小城日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我也不例外。何为兴趣?做一件事喜欢一件事情。

我呢,性格比较外向,活泼开朗,在陌生人面前高冷,在熟人面前二货。

我喜欢做饭,家常菜都很棒,色香味俱全。

我喜欢读书,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带着阳台上,午后慵懒的时光,看一本书,品一杯红酒。

我喜欢看电影,电影带给我不一样的视觉效果和心灵的震撼。当然,最初可能是为了欣赏帅哥美女,然而越来越发现,电影真的是一门艺术。一组声音,一个画面,一个语言,甚至演员的一个眼神,却构成了不一样的世界。

我喜欢养多肉,看着它们静静的躺在那里,不论飞吹日晒,不论大雨滂沱,它总是带给我一种无言的陪伴。好像在说,无论发生什么,它一种都在,不离不弃。

哈哈,我其实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爱自己没情敌。每次和朋友玩笑总会说,要脸干嘛,还得洗。

《【怦然心动】星空女神:只要余生是你就好》by 星空女神

我还有个独特的爱好,喜欢玩电子产品,手机,平板,笔记本,台式电脑。偶尔换个系统,贴张膜,连接个蓝牙耳机。

情书:

亲爱的你,好久不见啦,

我望着蔚蓝的天空,看着鳞次栉比的楼房,看着路上川流不止的人群,看着身边的你,不自觉的在嘴角微扬一个浅浅的微笑。

我总是在想,时光荏苒,回到当初你我相遇的地方,会是怎样的一幅画面?

有些喜欢还没出口就变成了再见,有些诺言还未说出就变成了伤害,有些感动还从未感受到就变成了放弃,有些爱情变成记忆的一部分烙印在脑海中。

我站在一家卖多肉的店铺外面看着,那一个个可爱的多肉,而你从我身后轻轻拍我肩膀一下,露出来灿烂的笑容,好久不见。

星空女神
星空女神  作家 喜欢读书,喜欢写书评,喜欢写故事。当当网认证书评人黑天鹅图书新书试读书评人读客图书新书试读书评人几个常用的ID:豆瓣ID是151537179。新浪微博ID是喧闹半生2。萝卜书摘ID是星空。注明:我在简书写的文章均为原创,如有转载和约稿,请简信我。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怦然心动】星空女神:只要余生是你就好

累了的心

外面下了雨,我接到闺蜜的电话,她哭得稀里哗啦,几次哽咽……。 后来她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为她担心。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一个人住,一个人工作,这会还感冒发烧,又伤心,真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可又能怎么样呢?还是要靠她自己疗伤,自己寻求解决内心伤痛的方法。感情的累,困扰着很多人,很多人说心累,心也就真的累了。 社会发展的快了,人的感情也是,受多重因素挑拨,越来越轻巧。离婚是很层面的问题。可想想...

yp需要做什么准备

本人25,目前感情空窗期,一直也没有合适的对象,之前谈过三个男朋友,性启蒙是在17岁吧,上一次啪啪啪大概两年多前,最近感觉自己性生活极度匮乏,想要找陌生人约一炮,但是考

妓女阿吉和消失的衬衫骑士

1 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置身事外的,跟你们说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个人,他叫蔡桓,他是男生寝室2幢405的老二。 他孤僻,他怪诞,他是个同性恋,他不喜欢夏轻语。 后来他被班长委派去保护夏轻语,但因为擅离职守又被撤去了委派,而且还得接受班长的制裁。 最后,他没有被制裁,因为在制裁之前就已经死了,死于一场踩踏事件。 那场踩踏事件还死了好多人,他被埋在尸体的最下面,身上没有脚印,皮肤的颜色像紫葡萄,...

茉莉咖啡

阿健,大家都叫他健哥,他是我的合伙人,咖啡馆的大股东,我其实只占有很少的股份。馆里的大多事情都是他去打理的,我反而是经常无所事事的。 私底下,我会偶尔叫他健叔,因为他的年纪是比我大了很多,我二十八岁,而他大我八岁。他也不喜欢这种叫法,有时候也在抗议说他还没有结婚呢。 他是个睿智的男人,有时候,我的很多烦恼都抵不过他轻轻的一句话,然后,相视而笑,轻松的继续工作或者生活。也许,当初选择与他合作,...

梦的中段

1 在小旅馆里安顿下来后,大概晚上九点钟。余力岑和王柯饥肠辘辘,便上街去弄些吃的。 他俩来到一个小菜馆,这是一个三口之家经营的小店,一对五十岁左右的夫妻和他们的小女儿。 菜馆不算大,店家又在门前搭起一个木质的棚子,每一根木头上都有各种精美的浮雕图案,棚顶是有雕花的玻璃,中央挂着一个别致的手工吊灯。在这个棚子的映衬下,小店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饭点已经过去很久,店内空荡荡地。 见有客人到来,将...

文|何处见思人

(1) 江南又下雨了,可分明是六月,这雨落在身上,浸在骨头里,当真是冷啊。 “大人,去哪?”九州的声音再不复往日的生动轻柔,反倒是像上了年纪的嬷嬷,沙哑难听。 我回头看着身着红衣的九州,这身红衣,我若没记错,应当是她出嫁那日穿的,只是现在她的音容,和那时差的太多。 她的尸首被扔在了乱葬岗,头发早就湿乱,我欲抬手为她捋发,却又觉得有些不妥,最后只是冷冰冰得吐了两个字,“地府。” “地府?难不成...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