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步入三十 还未遇见对的人

2017-11-05 13:19:26作者:我是杨清清

遇见

《如果你步入三十  还未遇见对的人》by 我是杨清清

如果你步入三十  还未遇见对的人

你是会继续心平气和地等爱情,还是失望之余匆匆找个人结婚?Tina马上就30岁了,她也有着这样的苦恼与困惑。可缘分不是说来就来的,要不然也不会迟到这么多年。

1

Tina今年29岁,是一名中学英文老师,生活在十八线小县城,父母帮她首付买了房,她自己全款买了车,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倒也是衣食无忧。

愁人的是,Tina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前几年,Tina还会去相亲,现在连门都懒地出,反正大街上但凡看得顺眼的男人,身边都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她只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可是——

每天,同事经过Tina的办公室,总会催问她:“还不结婚呀?”就连她的那些学生们也调侃着她:“Tina老师,加油!别弃疗!”

Tina真的想吼上一嗓子:加油有用的话,我早就刹不住车了,还等现在?

Tina谈过一次恋爱,对方是外地人,在县政府上班,长地白净秀气,说话斯文有礼,深得她心。他们谈了5年的恋爱,然后他合同期满,调到省里去了。

于是,Tina就在27岁时分手了。别人在这个年纪,正常情况下第一个孩子都出生了。可怜的Tina。

前男友走的时候,语重心长地安慰了Tina一句:你这么善良,一定会遇到更好的人。

Tina心里就说:屁!哄小孩呢?

前男友还自我检讨了一番:我知道,你以后过地不顺的时候肯定会想起我。

这句话倒是总结地非常对。Tina每次参加婚礼掏份子钱的时候,都会想起前男友:

妹的,要不是你,现在就该是别人给我掏钱了。

一年一年又一年,年年结婚没Tina。

《如果你步入三十  还未遇见对的人》by 我是杨清清

2

前几年,Tina刚分手的时候,她爸妈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天天给她打预防针:

女儿啊,你现在还不晚,不过马上就要晚了,你要趁着最后的鼎盛期赶紧把自己嫁出去。

沉浸在失恋痛楚中的Tina哪有这样的高瞻远瞩,她能克制自己不哭不闹还像个正常人一样就不错了,她拼命地治愈着情伤,结果一不留神,就成了别人口中的“大龄剩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时真觉得世界对女人充满恶意。

Tina妈是个很传统的人,俗话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何况还是身上掉下的肉?Tina妈一度逼Tina嫁人,到了什么地步呢?只要是个男的,有份工作,她就逼Tina去结婚。

她从不认为Tina有多优秀,可以配上多好的男人,她觉得还有男人看得上Tina已经是烧高香。

尽管Tina是被分手的,但她从不认为自己廉价,错不在她,她的的确确是个好姑娘,因此她“宁死不屈”。

两母女吵过几次架,Tina妈甚至戳着她鼻子喊:你就等着当老姑婆吧!我和你爸妈是不会给你养老的。

每次吵到最后都是Tina哭地不行,后来,Tina年纪大上来,她妈也死了心,闭口不谈此事。

反倒是Tina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太不孝了,整天惶恐惶恐的,有一天竟然去婚介报了个名,相亲去了。

Tina妈乐地合不拢嘴,每每Tina打扮地美美的出门,她仿佛就看到了大胖外孙向自己扑过来。

我是杨清清
我是杨清清  作家 我是杨清清,笔名杨清清,公众号为吉吉姑娘,喜欢写爱情故事,现代的,古代的,是一个以文字为趣的90后小仙女。

如果你步入三十 还未遇见对的人

你牵我手长大,我牵你手到老

作者:一生守候 又是一年岁末。虽然现如今年味淡了,但各家各户还是挂起了灯笼,贴上了对联。每户人家的厨房案板在“当当……”地响着,电磁炉在“嗡嗡……”地烧着,油烟机在“呼呼……”地吹着。 多少还是有点年味的。 青山坐在厨房门口,抽着烟,看上去心情挺遭。 院子收拾的挺利落,就是没挂灯笼,没贴对联。 青山跟我说他今天心情特烦,什么事都不想干。在哪哪都坐立不安。 他说去年的今天老爷子在旁边指挥,他在...

你,好不好?

文/紫郁0720 一 地铁上,一群高中生在肆意谈笑,满满的青春气息。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带着耳机的姑娘看着他们,傻傻的笑着,满眼羡慕。 唉,伴随着一声叹息,晴雨收回了羡慕的目光,不自觉的调大了耳机的音量,默默地望着地铁门上,自己瘦小的身影,随着车身来回晃荡…… 十二年了,曾经的那个翩翩少年,是否依然安好,如果我能看到他事业有成的模样,多好。 “能不能继续对我哭,对我笑,对我好,继续让我为你想...

【中篇小说】魇鸦破梦录

一 冯闲雨一个起落跃到长安第一高的酒楼“邀月楼”顶上的时候,绝望地想。 他身上已经带了三处刀伤两处箭伤,在逃亡过程中简单做了包扎,但现在因为用力过度已经全部渗出血来,形状极为狰狞。 今夜长安无月,宵禁的街道上一片死寂,冯闲雨俯身看着下方空旷的街道,知道那群人一定还会很快找上来。 想起那群一身黑袍、杀伐果断的家伙,纵是连身经百战的精锐如他,也依然感到胆寒。 从神落崖返回...

如何谈一段不会分手的恋爱?

文/凉亦歌 1. 昨天和一位朋友聊天,兴致盎然时,他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对爱情的认识是什么样的? 讲真,虽然平时写了好多情感文,但是突然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免有些为难,至少一两句话是说不清楚的,于是笑笑调侃:你要听吗?我可以天花乱坠扯上一夜。 当然玩笑归玩笑,关灯之后,久久睡不着,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爱情,大概是世间最复杂的迷宫,就像钱老先生在《围城》里写的:“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觞尽灯盏长花

我们都是细微的沙尘,都会四下零散,但我只奢求做阳光下最耀眼亦离你最近的那一粒…… 楔子: 不知不觉,竟与仅一窗之隔的你有了时差,守望湖的狂风,凝绝崖的灯塔,已于无形中拉开了我们的边界;载着无限的哀叹与孤影,驶向浩渺与纷繁的彼岸错综。 而上一次说晚安,也似乎只剩下模糊的印痕与满怀的憧憬。 01 晚期雨水依赖症少女 “任时间过往匆匆,轻易就远去无声,在人潮之中,想要拥抱你,哪怕片刻永恒……” 砰...

最好的日料店

已经是盛夏,天气燥热,走在路上仿佛要被蒸熟。抬眼从窗口望过去,一片朦胧。你搞不清是高温氤氲出的雾气,还是空气中的尘埃。从去年到今年,反反复复。 林清的办公室有一片大大的落地窗户,窗户对面便是一个中学。抬眼即可望到大大的绿荫操场和塑胶跑道,还有那些青春正盛、跑动着的身影。每每这种时候,林清会立马拉回视线,以防被猝不及防拉入回忆之中。但是今天不同往常,她盯着这个操场看了许久,直到她发觉她和陈一没...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