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

2017-11-02 12:30:06作者:执戈a雁

《车祸》by 执戈a雁

 01

午夜12点,高速公路。

“小心!”

“呼……”楚梓芸长呼一口气,重重的将自己靠回椅背“我说,你就不能慢点开吗?就那么迫不及待往回赶?”

黑色宝马X5像鱼一样擦着货车灵活的滑了过去。

“唔……”林羿风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他怎么敢说他只是太累了,打了个小瞌睡。

可儿盯他盯得很紧,隔天回城一次。年轻的身体总是极尽可能地挑逗羿风,她像只贪吃的小猫,缠着羿风要了一次又一次。

羿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她的身体会迷恋到这个程度,两年多了,依旧会被她勾得神魂颠倒。

40岁,当是如狼似虎的年记,可一轮年龄的差距摆在那里,羿风最近经常感觉自己睡不够,甚至在局里开会时都会打瞌睡。

两人一路无话,车继续在黑暗中行驶。两人都隐约感觉有什么不对,却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嗯,那个……”羿风欲言又止。

“说!”

“我估计快要结婚了。”

“嗯。”

“我不希望你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我想自己告诉你。”

羿风偷偷看向副驾驶的楚梓芸。她依旧深深的靠在座

椅里,连眼睛都不曾睁开。羽扇般的眼睫一动不动。

其实梓芸并不显老,跟同年的羿风在一起人们往往以为羿风大她很多。皮肤白皙,俏丽的短发,再配上那双精灵般的大眼睛,怎么看都只有三十出头。三分的英气,娇小的个子,和年龄不相适宜的单纯,总让羿风忍不住想继续保护她。

“我实在是拖不下去了。当初都是怪你。如果不是你一定要离,我们能到现在这个地步吗?我在外面再怎么玩,都没想过跟你离婚!”

“你自己凭良心讲,我心里有没有你,离了这么长时间,我对你怎么样?什么事不是先想到你?你以为我很好过吗?不,我过的并不开心……”

林羿风的声音渐渐哽咽起来。

羽扇般的长睫毛终于闪动了两下。楚梓芸慢慢转过脸,平静的看着林羿风眼中的泪顺着脸颊滚落到大腿上。

“羿风,你要知道,每个人都该为自己所犯的错买单。如果换成你是我,我们早就离了!”

“我知道,不能怪你!如果换成是我,或是任何一个别的女人,的确,早离了。但是,你应该相信我,我爱的是你,你应该给我时间,给我机会!”

梓芸不再说话,闭上眼依旧深深的往后靠去。嘴角扯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她早就知道,藕断丝连只会让她伤得更深。

良久,梓芸终于开口。

“羿风,你到底想要什么?其实我两星期前就听说你们领证了。不要逼我看不起你也看不起自己!如果不是豆豆配眼镜,今天我绝对不会跟你一起出来。”

说完,梓芸习惯性回头往后座的豆豆看去。

“豆豆!豆豆呢?!”

梓芸惊恐地叫了一声。羿风刹车回头,后座空空如也。

自杀杂货店

一步,两步,三步,张傲然数着自己的步伐,徘徊在店外,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想进入但又犹豫不决。自从他和女朋友分手,他就一直失魂落魄着,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挣扎,抑或是一种不知名的感觉,但又难以平复内心的这种情绪。 站在这家店的门前,他久久不能罢免内心的疑虑,不知门后是怎样的深浅,是否能让他如愿以偿。没错,他是非常想自杀,但是又苦恼如何解决自己,每次都忍不下心。 朋友推荐他来这家店,也是...

我眼中的爱情

你遇上一个人,你爱他多一点,那么,你始终会失去他。然后,你遇上另一个,他爱你多一点,那么你早晚会离开他。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一个人,你们彼此相爱。终于明白,所有的寻觅,也

[校园情感] 睫毛的蓝色岸边(10)

10 冬天里流放的时光之短 十一月尚未到来透过它的窗口我望见了十二月十二月大雪弥漫 期末考试结束后的第二天清晨,纷纷扬扬的雪花肆意飘落,给H城披上一件纯白晶莹的水墨衣裳。校园广场的花坛里依然盛开着一簇簇可爱的小花骨朵儿,此刻,她们裹着白色雪绒外套,隐约露出深紫色的花蕾和浅绿色的茎叶,宛如一群小家碧玉的姑娘,好奇地凝视着漫天飞舞的小精灵。 “叮铃铃……”一阵持续的铃声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夏雨雪。...

梦中戏中戏07:大叔,你当我是什么?

(一)今天周三,又是一天的课,呼!最不喜欢周三了。本学期的课有一个好处,就是除了周三,余下都是从十点上起。十点课,我可以八点起床,甚至九点。但周三嘛,八点的课我只能六点

带有哭腔的叫床声真的很诱惑吗?

他说我的叫床声带有点哭腔我一直不相信……直到昨天看了的视频,说跟我很像……自己听了秒湿……其实我有时候也特别喜欢听自己的叫chuang声……那带有哭腔的叫chu

快要38岁生日了\r再要一周就到38岁生日了。31岁以前只和

快要38岁生日了再要一周就到38岁生日了。31岁以前只和一个男人做过爱。32岁是个转折点,从家庭主妇到出来做淘宝,再到广州做外贸。12年到现在6年里睡了有至少100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