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2017-11-02 10:25:10作者:林愿安

爱情

摘要:

不管怎样,我依旧感激,那些辗转的旧时光里,你带给我的所有温暖和明亮。

《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by 林愿安

第一章 你像个英雄

  我已经很久没想起过你了。

今天没有阳光,我蜷缩在暖气旁,静静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世界变得太快,快到一切都让人措手不及。不知你那里的天气怎么样,有没有刮风或是下雨,而你,知不知道天冷了要多添衣。

上次去S市玩看见你了。那年的你和如今的你,我无从对比。

只是记忆中的少年,我最珍视的你,依旧是那最美的模样。

当时你正和几个哥们朋友吆三喝四地在路上走,意气风发,像太阳一样。

我不知道你们要到哪里去,你也没有看见我。或许这就是我们最好的结局,擦肩而过,一生陌路。

而当年我们带给彼此的快乐,其实也是无所谓对错的吧?

就像风吹过叶子,天际划过一行雨后的光芒。

不过是年少的欢喜。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喜欢我。得知那一刻,我激动得一晚上都睡不着觉。

心里仿佛盛了无数只小兔,连绵不绝的全是关于你。

我曾经以为没有机会靠近的人,竟然披了漫天璀璨的星光,大步向我走来。

可是悲哀所在,我们相遇的年龄太早。我不会爱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你。

如果是现在的我,我相信我有足够的勇气和温柔去待你好,但是当初的我,只剩下了手足无措。

你怎么会喜欢我?

   你像个英雄,而我像只灰色的丑小鸭。

如果这话被你听到,你会反驳的吧?我不知道,反正换了当年的你,肯定会摸摸我的头说:“小酒,你是很优秀的女孩子。”

是啊,优秀。因为你的这句话,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因为我觉得自己穷极一生,都无法配得上那么耀眼的你。

书上说,如果你还记得你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说明你们的缘分还没有尽。

说实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真的记不清了。大抵是一个很稀松平常的早晨,我们换上了一身崭新的校服,去新班级报道。

不,不是的。我傻了,开学的时候是没有发新校服的,第一次见那天,我们穿着自己的衣服,带着行李,被高中学校的大巴车带着去军训。

军训为期一个星期。我对站在我后面那个幽默开朗的男生很有印象,却压根不记得有你这个人的存在。

后来我才知道,你和他是很好的兄弟,从光着身子活稀泥玩到了现在。

后来我才知道,你放弃我并不完全因为他。

你知道我对你开始有印象是什么时候吗?

林愿安
林愿安  作家 90后,女,金牛座。爱发呆,爱文学,爱幻想。唯愿时光安好,岁月安然。韶华安恬,余生安颜。

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感谢那时的你,温暖我横冲直撞的年纪

对很多人来说,总会特别怀念学生时代,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时候,那些年,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思念的人就在心尖,最爱的男孩每天就能看见。那时候的喜欢很纯粹,所以难过也很纯粹,有专属于那个年纪的变幻莫测的青春。 时间过去那么久,偶尔会想起,那时候始终没勇气对你说出口的那句话,想着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再亲口告诉你,喂,那时候喜欢过你啊,真的不是我贯彻始终的一场天真。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喜欢你,是我高三...

有一条霸王龙

李茜觉得,程佑这种闷骚内敛的美男子,只要功夫深总能追到手。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半路会蹦出龙琪琪这个拦路霸王龙。

无戒相亲记。

文/卡兰诺 1、 “你都二十几了,还跟小孩子似的,咋这么不懂事。你李姨给你介绍了好几个男孩子,我听听条件都不错。不是富二代就是公务员,你咋就相不中人家,你这孩子,可让妈操心死了,你说说让妈咋办,咋答复人家!” 无戒的妈不停的数落着无戒,无戒一声也不啃气。她知道她妈数落她完了,累了,会自动退阵。 "你李姨刚才来电话问我,问你对上次看的那个男孩印象怎么样?让我问问你。你倒说话呀,我好给她一个答复...

一条单身狗的使命

Single dog, single dog, single all the day. See AV, hit the plane, they are doing all the day. Hey! Single dog, single dog, why not be a gay? No more wait, no more afraid, make him be a gay! 1☞ 每年的...

乌托邦03 消失的风男

雨停了,天空渐渐廓清起来,我和雨人坐在海边的防波提上,望着在墨色的海面上迎风曳尾的海鸟,耳边不时传来“咯咯”的鸣叫。 雨人将手中半湿的烟头扣在拇指上,对着大海弹出了两米远,看着飘浮在水面上的烟嘴,我很好奇,全身湿漉漉的雨人,为什么老是喜欢装模做样的夹着一支烟呢。更令我不解的是,雨人总是穿着那件不知从哪个垃圾桶里捡来的黄色雨衣,衣服的背后刻着黑色的“秩序”两个字,头顶套着雨衣的兜帽,每次下雨,...

不批不进步

任小兵从军校毕业到师干部科报到时,在干部科碰到了他的老连长李大忠,任小兵激动地跑过去,敬了个礼,叫了声“连长”。 干部科周科长笑呵呵地说,“他现在是三营营长,今天,他就是来接你们几个新排长的。” 李大忠笑着拍了拍任小兵的肩膀,“跟我走吧,你小子还能跳得出我如来佛的掌心啊!” 就这样,任小兵又成了李大忠的部下,李大忠又成了任小兵的领导。任小兵对于分到李大忠手下,是感到比较庆幸的,因为他比较了解...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