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木棉朵朵

2017-10-14 19:56:07作者:入竹如温

传闻,四月的第十二天,是木棉花开的日子。离开廉城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样艳而不妖的木棉花。如今花期将尽,谨以此文,惦念那些生命中思念的人。

廉城是一个南方小城,两条长到看不到尽头的廉城大道和木棉大道相交而过,穿越整个城市的东西和南北。木棉大道,顾名思义,道路两旁种满了木棉树。

木棉大道的尽头,是廉城高中。

许文来的时候,木棉树正好冒出了花苞,光秃秃的枝头上全是看不分明的花骨朵儿。

李琦琦那时刚从画室下来,经过综合楼的时候看见班主任在和一个中年男人说着些什么。许文站在一旁,耳朵里塞着耳机。他穿着简单随意,一条休闲的牛仔裤和一件浅色的衬衫。那时阳光明媚,日头透过木棉树的缝隙,洒落在许文的侧脸上晕开柔和的光,斑驳了李琦琦的心思。

许文作为插班生,成了李琦琦的同桌。

许文不爱搭理人,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塞着耳机趴在桌子上。

周三晚上是素描课,李琦琦发现许文不在画室里,于是磨蹭了一会儿趁着老师不注意的空档溜了出去。

李琦琦轻而易举地就在操场旁的观众席上找到了许文。他一个人,坐在诺大的观众席上看着夜空发愣,那满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是李琦琦永远也无法体会的忧郁。

但她还是故作轻松的样子,远远地喊了一句:“走,姐带你去压马路。”

许文漫不经心地低下头,看见李琦琦叉着腰一副“姐懂你忧伤”的神情,大大咧咧地看着他笑。他从椅子上起来,拍了拍裤子,说走就走。

于是,他们俩翻了围墙出了学校。

他们沿着木棉大道一路往南徐行,因为是晚上,路上的人并不多,只有偶尔飞驰而过的车子扬起路边的尘土。

许文塞着耳机,一贯的孤言寡语。李琦琦和许文并肩同行,不时踩到掉落下来的木棉花,发出一阵轻柔沉闷的声响。

“那个,我说……”李琦琦受不了寂静的尴尬,开口打破沉默。

许文侧过头,将右手食指放在唇上,轻轻地“嘘”了一声,“你听。”

李琦琦错愕地看着许文,只见他将口袋里的MP3掏了出来,又将耳机摘下来,然后亲手将MP3挂在李琦琦的脖子上,耳机也帮她戴上,一切这么自然这么理所当然。

李琦琦还未从许文突来的动作中回过神来,耳机里便传来了清幽静谧的声音,箫声如水,伴随着钢琴音起起落落。她抬起头,看见枝头的木棉花开得正纷繁,耳朵里层层叠叠又参差错落的音符,仿佛跳动在那枝头的木棉花上。

很久的以后,李琦琦才知道,那晚许文给她听的轻音乐叫作《乱红》。

许文不知道,时光荏苒,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一直藏在李琦琦的心里,在每个孤单难过的夜晚里想起来,莫名的温暖。

一如李琦琦不知道一样,辗转了许多城市走过许多马路的许文,最后念念不忘的,一直都不过是当初那个陪着他翻墙课去压马路的女孩子罢了。

许文不告而别的时候,木棉花期将尽。硕大的木棉花掉了满地,木棉大道上只剩下两旁光秃秃的木棉树枝。

又是几场花开花落的轮回,李琦琦骑着单车,穿行在木棉大道的树荫下,一朵木棉花忽地掉了下来,落在她车前的木篮子里。李琦琦一愣,忙刹住车子,单脚撑在地上。抬头看着满树的纷繁,一阵恍惚。

同行的几个人,回过头看见发愣的李琦琦,催促道:“在想什么呢?快跟上来!”

“你们,还记得许文吗?”李琦琦仰着头,伸出手接住斑驳的阳光。

“许文?谁啊?”

“好像是以前只来了两个月的一个插班生。”

我是头上长角的人,你最好不要靠近我

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子。 她却告诉我: “我是头上长角的人,你最好不要接近我。” 盛夏 毕业一年多了,我却还住在大学城区域。 班上别的同学似乎都早就去到了市中心发展,每天西装革履挤着地铁。 我不知道那些西装是不是优衣库的便宜货,他们穿在皮鞋里的脚趾有没有被挤得很痛。 我每天骑脚踏车去不远处的一家电梯公司上班。 工作也不是很忙,反正我也只是做做所谓“VIP Support”的工作。公司管理层...

老欢和阿沛

老欢与阿沛的故事,也许是所有青春男女之间最为平凡的一段故事。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段故事,却是他们人生之初的一段最为美好的记忆。 老欢与阿沛熟悉于高三。 那时,老欢还是一个有点自带文艺气质的漂亮姑娘。自然不做作,糅合了野丫头与文艺女青年的气质,加上长的还不错,在班里蛮引人注目的。 而阿沛,不出所望就是大家学生时代那个屌丝气质爆棚的承载者了,分分钟能让你笑到合不拢嘴。 老欢其实原名周紫欢,这是...

你们说处女的第一次给谁真的很重要么

我是属于有的时候饥渴不行 有的时候有觉得自己性冷淡了 但是吧 现在18还是处 又想啪啪啪 但又觉得让陌生人给破处了又不太好 虽然现在很少有人有处女情结了 但是

门当户对重不重要?

有时别人条件很好说喜欢我的身体,说可以和我结婚,我害怕他们只是喜欢我的身体,反正我觉得门当户对很重要。 @无殇雪:只要差距不是很大 最重要的是看双方 再就是家

花痴小姐 - 草稿

很多人对爱情激动的时候从不多想,以为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不顾一切的抛下全世界,事后又陷入迷茫。 花痴小姐就是这样一个人。 以前上学的时候,她喜欢一个明星,那种脑残粉式的喜欢,不允许别人说一句坏话,发一段微信内容全是偶像表情包,看到一张海报都要昭告全天下的那种。 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她在清晨睡眠极其不足的情况下还要逼迫自己在QQ上对某个不知身份是真是假的人说一句:“早安,哥哥。” 她带着以为自己...

朋友,我讲你一声朋友。

十二月的江城,天气一意孤行地冷。 每一个走在冷风里的人,各自背负着各自的苍茫与清冷的命运。 如果此刻你经过我身旁,那么是不是也仿佛,我们曾经同过甘,共过苦。 我站在地铁口,等一个风尘仆仆的人。 他没有莎士比亚的才华,没有菲茨杰拉德的潇洒,没有海明威的刚强,也没有木心的儒雅。 他有的,只是一个平凡男子在寒冬时节,冻皴的脸,还有眼神里,掩饰不住的疲惫。 我有我一路上栉风沐雨的伤感,他有他工作上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