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炼相思骨

2017-08-05 07:04:04作者:云过暖阳

长相思

司连弈将树藤一端捆在巨大岩石上,另一端系在自己腰上,沿着崖壁往下面去。他没有看见,崖上的相思面上浮现一丝诡异至极的笑容。

《难炼相思骨》by 云过暖阳

1

你信不信,这世间有一奇术,名为炼骨?

大央天渊二十七年,年迈的高祖皇帝得一绝世美人,从此沉迷酒色,不问朝政。异域大军侵及边境,边关将士数度请求朝廷派遣援军,可诸位皇子忙着争权夺位,众大臣也勾心斗角,无人理会前线激烈战事。如此,不到半年,大央国已失三分之一的国土。

青州高筑的城墙是最后一道防线,一旦此处失守,异域大军将势如破竹直捣帝京。幸好守城将军司连弈精通兵法,用兵如神,本人也英勇善战,率领手下一次次逼退敌军进攻,暂时化解危机。

不料两天后,一场怪病突袭青州,医者回天乏术,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干百姓、军士接连死伤。病患都有相同特征,起先毫无异常,只听见腹中似有汩汩流动的水声,紧接着上吐下泻,面色惨白,半日不到腹部胀痛难忍,高高膨起如怀胎十月的妇人。这些人最后的下场,无一不是爆体而亡。

深夜,司连弈独坐帐中,手执酒罐仰天大笑。他不过二十有二,十四岁踏上战场,本以为能精忠护国,不料想区区怪病,就能把他全面击溃。

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死在战场上,享至高荣耀。可如今,谁能来助他力挽狂澜?

司连弈闷头灌酒,头脑昏昏沉沉,全身轻飘飘跟要腾云驾雾了般。朦胧醉眼间,他似乎看到桌案边站着一绝色青衣女子,正拿寒冰似的眼神瞅他。

茫茫夜色中,薄薄的轻雾笼罩在营帐外,连放置一旁的锋利刀剑上都镀了一层惨淡的月光,散出渗人的凉意。司连弈当即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眼里醉意瞬间消失大半。他迅速执起长剑往那女子脖颈处一指,沉声喝道:“你是何人?”

被利剑不偏不倚指着要害,那女子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散漫模样,只抬眼淡淡扫了司连弈一眼,“路人。”

“路人?”司连弈重复这两个字,冷冷一哼,“什么路人能到军营来?更何况青州怪病肆虐……”

“将军不必烦恼,”那女子轻声打断他的话,从袖口中取出一把精致的玉簪细细把玩,坦然凝视他,“我正是为这瘟疫而来。”

司连弈望了她许久,只见那清澈黑眸中并无半分虚伪,这才放下长剑,“你有办法?”

“自当竭尽全力。”青衣女子低眉浅笑,挽起三千青丝插上玉簪,绝世容貌让司连弈都不免心颤。

据女子所言,她本名相思,为神农氏后裔,世世代代皆为医者,行走天下搜集良方,只为完善家族所传的《本草经》。昨日她偶然路过此地,得知青州突然爆发怪病,便想一探究竟。

司连弈虽不信她,但如今青州已经是这副模样,除了这来历不明的女子,似乎也没有其他人有办法。倘若她真是传说中的神农一族,医术必然比普通医者高明不知多少,便道:“你有几分把握?”

“定可为将军除此烦恼。”

见相思如此肯定,司连弈心中多出几分连自己也未曾察觉的期待。

“青州百姓并非生病,而是中毒。将军若是信我,便请同我一同前往戏苍峰。”

司连弈眉头紧蹙,戏苍峰在青州是有名的鬼峰,传言称其曾是古代战场,堆积无数白骨死尸,怨气冲天,从来无人敢涉足。

看司连弈犹豫,相思佯作叹息,“小女子本是为将军一番赤子之心所感动,没想到将军竟如此……真教人失望。”

司连弈向来自视甚高,此番被相思刻薄奚落,面上红了又红,只得一手握拳置于唇边,假意咳了几声,“司某惭愧,随姑娘去便是。”

戏苍峰山势险要,似一把利剑直插云霄。嶙峋乱石之间,变化莫测的氤氲雾气蒸腾如云海。

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停在山脚下,有人撩开帘子下来,精致的绣花鞋踩过沾了露水的草丛,被染得湿透了。

司连弈骑马晃了几圈,抬头看看隐藏在连绵群山中的一抹黛色,道:“你说解药就在戏苍峰,果真?”

相思矮下身细细擦拭绣花鞋,闻言轻声道:“将军若果真信不过我,大可回去便是。”

“我既选择信了姑娘,定不会再有所怀疑。”司连弈淡淡道,“只是这戏苍峰,实在……”

话音还未落下,相思已经越过他徒步上山。司连弈怔了怔,立即下马跟了上去。

山里不久前才下过一场雨,山道上尽是深浅不一的水洼泥泞。相思小心翼翼地走着,起先面色如常,但后来还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整个人跌进泥坑里,蹁跹白衣被浊水浸透,绣花鞋也丢了一只,狼狈不堪。

司连弈赶忙去扶她,却见她白皙如雪的脸上也被沾满了泥,毫不见之前绝色姿容。泥水顺着黑发滴落下去,湿漉漉的模样跟跳进泥坑里洗过澡的可怜小狗一样,司连弈当即克制不住,笑得直不起腰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