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妖师:琉璃之月

2017-07-19 09:59:14作者:槐序
那名女子是谁?为何她一丝不挂?为何与顾渊一起?为何顾渊会搂着她?

《画妖师:琉璃之月》by 槐序

1.

“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但你得用最珍视的东西来换。”

听到这句话时,荆恺正身处城外的一片树林,他跪在地上,仰着头,痴痴地看着面前这个似是裹着月光缓缓来到他面前的女子。

“我想要……世间最好的画技……用什么交换都无所谓!”

荆恺渴求着望着这个貌美的女子,只见她会心一笑,荆恺的胸腔微微一震,内心深处的灵魂似乎少了一些什么。荆恺来不及道谢,闭眼与眨眼间,那名女子已消失于黑夜当中,自己的眼前只剩那轮皎洁的明月,高高地挂在没有星辰的黑夜当中。

为了能当上宫廷画师,荆恺背井离乡来到京城已经整整十年,却每一次考试都不能如愿。虽然自知自己画技一般,感悟也一般,但他从未想过放弃,毕竟他这一生,也只剩下画纸与笔墨了。

七日之后,荆恺如同往年一般坐在应试的大殿内,看过考题之后,便气沉丹田,憋着这一口气,提起笔,沾墨,落笔,自觉行云流水,一挥而就,仅一口气息便画出了一副山水相依的景象。荆恺松了气,看着面前的画作,实在难以置信,这笔触与意境绝对是以往的自己难以企及的。

这落笔生花的能力,真是自己所有?就连荆恺都开始怀疑自己。

他心中暗暗高兴,这一回,总算能如愿以偿了!

荆恺又提起笔,他想在画中的山间点缀上春日的繁花,却突然之间不知如何下手,毛笔悬在空中,瑟瑟发抖。桌角上摆着数个小碟,里边理应装着各色的颜料,可是此时荆恺却不知为何已经分辨不出何为朱砂,何为雄黄,何为石青……只看见一片黑白,不仅那些颜料如此,整个世界都是如此!

“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但你得用最珍视的东西来换。”

荆恺又想起那夜自己在林中所见女子的事情,胸腔再次微微一震,整个人倒在地上,痛哭起来。这时,他才明白过来,那名自称是“愿神”的女子确实实现了他许下的愿望,却也确确实实夺走了他最为珍视的东西。

“身为一名画师,却看不见颜色……真是讽刺至极。”

在大殿内哭喊胡闹的荆恺最后被撵了出去,失去了日后再次考试的资格。他十年来的坚持,也在这一刻彻底的崩塌。

夜里,荆恺再次来到那片树林,他喝着酒,醉醺醺的,一边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骂道,“什么愿神,分明就是妖女!”

一想到再也看不到色彩,荆恺就觉得世间已无所恋,他扔掉已空空如也的酒壶,愤懑地跑到树林深处,找了一棵看起来相当结实的大树,搬来数块垫脚的石块,解下自己的腰带,就准备在此结束自己的生命。

正当荆恺将脑袋套进腰带绑成的圆圈中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吓得荆恺赶忙回头去看,只见到一个身影在月光之下快速地离。

“妖女?”

荆恺怀着好奇,从石块上下来,才走几步,却引出了一阵婴孩的哭声。荆恺赶紧朝那哭声跑去,最后在一棵老树下见到了一个被遗弃在此的婴儿。

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为什么呗抛弃了呢?

荆恺抱起婴儿,安慰着,等哭声停止了,他才单手抱着婴儿,另一只手笨拙地解开包裹着婴儿的襁褓,想看一看究竟因为什么,会有人抛弃掉这么一个哭声如此有力的孩子。

月光之下,婴儿胡乱地挥动着自己的小手,像是要以此捕抓那些虚幻的东西。荆恺看着手中的婴儿,细嫩而光滑的皮肤衬着月光,就如同琉璃一般。

“好美!但是……”

荆恺看着婴儿,眉头渐渐聚拢在一起,他总算明白了这个婴儿为何会遭人遗弃。他看了看不远处自己刚刚想要上吊的那棵大树,又看了看自己怀中的这个孩子……死与新生……荆恺最后紧紧地抱住了这个婴儿。

之后,荆恺变卖了自己在京城中的所有物品,带着在树林中捡来的婴儿,一路南下,千里迢迢来寻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村,在那定居,抚养着没有自己血脉的孩子。

2.

回到京城后,顾渊与龙铎将程一秀送回了将军府,俩人也回到了随心阁。夜童见到龙铎,撒娇般地抱住他,久久不愿松手,龙铎则轻声细语地安慰着他。一旁的木心见状,也学着夜童张开双臂,要与顾渊拥抱,却被顾渊单手挡住,将他推到一边。木心只好在一旁委屈地看着顾渊抱着璃月回房去了。

翌日,顾渊于房中看着摊平在桌上的画卷,许久,才提起笔,想要试图为画中没有面目的男子添上面容,真正完成这副画卷。可当他笔尖就要触碰到画纸时,却又停了下来。他回忆着过往种种,男子的面目清晰可见,可自己却画出不来,每每此时,顾渊都会觉得心酸。龙铎曾说过他,正是因为放不下,所以不愿这画卷圆满,一旦这画卷圆满了,就相当于一切的缘分都已经终结。

“说到底,我只是念念不忘罢了。”顾渊自言自语,放下手中的笔,闭上眼,轻叹一口气,同时脑中略过两张人脸,一个是画中男子,另一个则是与画中男子极其相似的程一秀。

正当顾渊又要沉浸于回忆中时,却突觉心头绞痛,十分难耐。他捂着胸口,猛然睁眼,搀扶着桌角,大口大口地呼吸,这才稍稍缓解。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