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记录 page 1

梦的日期:2017年10月24日 须知:我只是复述自己晚上睡觉做的梦,会稍作修饰,对现实的事情没有任何意指和暗示,拿自己的灵魂发誓,这真的是我做的梦 纯属虚构,不可能雷同。 纯属虚构,不可能雷同。 纯属虚构,不可能雷同。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父子》 坐在我老爸最近买的二手皮卡上,我的心情非常低落,不是手机不好玩,也不是我老爸打人。故事要从我老爸说...

暗恋――独角兽的独角戏

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你, 答应给你比友谊更完整的心, 可谁来收拾那被破坏的友谊。 “你别傻了行不行!他根本就不喜欢你,无论你为他做什么!”魏铭丰发了疯似的扯着珂婉的手腕,红着眼睛,见面前的人吃痛地咬着嘴唇,划在脸上的泪不知是因为发红的手腕还是男人的话,魏铭丰叹气,放开了紧紧攥着的手腕,“别再骗自己了。” “我没有!我们只是朋友!”珂婉的头垂得很低,声音一样的低,换来的是他的一声轻笑,珂婉怎么听,...

她当垆卖酒,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求凰》 01 年前参加一场婚宴,婚礼仪式典雅,现场斑斓梦幻。这对新人从地下恋情走到今日,克服了重重阻碍,很不容易。新郎许下的誓言情真意切,掷地有声,仿佛历经磨难艰险的勇士,沉稳地拉开长弓,为战役画上朴实而厚重的句点。那一刻,真是雄姿英发,光彩照人。 我以前也参加过许多婚礼,但它们给我的印象跟过家家一般,只是固定的程式而已,我也从来都觉得...

南笙南笙,寤寐思服

卫府千金螓首蛾眉、肤如凝脂,陆黎是十分清楚的。 可任其再倾国倾城,陆黎却始终坚定,他不是个肤浅的纨绔公子哥: 未婚妻嘛,美不美倒无所谓,但偏叫他与一个素昧谋面的姑娘结姻,说实话,真真有些强人所难。 “爹,您能不能去退了这门婚事啊,孩儿暂时,还没有成亲的想法。况且,连我什么脾性都不知晓,人家姑娘亦定是不愿意的。” “小兔崽子,别皮,人家南笙说了,非你不嫁!” 檀香弥漫的房间内,亲娘一袭话,胜过...

过完生日,便是忌日

“离婚!不过了!” 堂跟阿梅吼着,上去拉了她一把,又把手松开。 阿梅也气的火冒三丈,推了堂一把,堂一个趔趄,两步拖成三步,走到一半干脆不走了。阿梅已经走到了那扇木门前,扭头一看堂已经落在了后头,扯着嗓子嚷道:“走啊,离婚,谁不去谁是王八犊子。” 这样吵架的日子持续了长达半个世纪,然而当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足够久,期间还剩了五个子女的情况下,两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真的离婚的。 阿梅十分无奈,不到...

她被第二个丈夫抛弃了

1 时值响午,六月的太阳像毒蛇吐出毒液,正恶狠狠地烫烤着大地万物,小草枯萎了,野花垂下娇艳的花瓣。 河沟村,此刻正处于一片宁静中,偶尔有一声猪的吼叫,狗的吠叫,大人呵斥孩子的骂声,小孩子哇哇哭的叫喊声,此起彼伏,以此证明这个几百人的村子还是生机勃勃的。 外出田间工作的村民还没有回来。农村人靠田地揾食,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严寒酷暑都在田里忙碌,对于刚刚分田到户的农家人,物质匮乏,要想光景好转,唯有...

【短篇】白色的城

(一) 这一天,他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在阁楼里发现了一本日记。 就在这时,放在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父亲打来的电话。他极不情愿地按了“接听”。 “儿啊,你啥时候回来?”父亲问。父亲此时正在遥远的农村。 “不回去不会去。”他不耐烦地回答。 “哎——”父亲长叹一口气,“不回来就不回来吧。” 听了父亲的话,他暗暗松了口气,挂了电话,继续看起了日记。 这本日记估计里现在有些年头了,里面的...

没能和你结婚,我一点都不遗憾

文 / 李晚来 -01- 腊月二十六的夜晚,街道上熙熙攘攘都是人,穿过喧闹的小巷子,准备去坐公交回家。夜晚的城市很美,路灯把道路照得通明,绿化带的树把暖光紧紧的包围着。 坐在公交站台看来往的车驶过,我又拿起手机看了那条前几天收到的信息:“我要结婚了,腊月二十五,希望你能来。”有些惆怅,又很难过。 我还是没去郑林的婚礼,我想你幸福,所以不愿意来打扰你,也怕我自己会冲上前问你为什么不娶我。 我和...

我曾对你一见钟情,现在我想说再见

01 你住的城市下雨了,我再也 没有问你有没有带伞。 后来,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你好吗。 我这话实在问得多余,你好不好,我又能怎样呢。 不算久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努力想要在你心里留下点痕迹,即便是流星划过一样,至少可以让你有个念想。 做得到是我幸运,做不到是我任性。终究,还是我任性了。 你住的城市下冰雹都和我没关系。 原来,一片痴情只能自己感动自己。 02 明天我们就认识一个月了。 一个月之前...

卡总盗墓记

文/卡兰诺 01 一天,我在一位西安书友十一分的文章里看到,他邻居大叔在屋旁自留地里铲地铲出了宝贝。 这块地以前一直没种,祖辈都荒着。父亲弥留之际告诉他这地下有墓,是他们的长长长长辈,也不知道有多少代了。 今天他心血来潮,觉得这地荒着挺可惜,想种些豆子弄点收成。 大叔拿镐没铲几下就碰到一个较硬的东西,怎么使动铲也铲不下去。 大叔就用镐扒拉扒拉挖出来那个硬块一看,是个长了绿毛的青铜器皿。大叔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