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相思红
陌上相思红

① 在师父领着慕容玉棠来见我时,我瞬间便被那扑棱扑棱的大眼睛吸引了去。他甜甜的叫我:“紫陌小师姐!”我开心的应了一句:“玉棠小师弟!” 那年我九岁,他八岁,我们在最稚嫩的年纪里遇到了对方,从此,在我的世界里多了一个人。 慕容玉棠是极调皮的,因此也免不了会和门中几个看不惯的同门有些争斗,而那日他跪在师父门前,就是因打架被罚的。 当晚上我去找师父时,他还跪在那儿,我走上前去,便看到他一副颓靡样。...

落日下的稻草人
落日下的稻草人

1 麦子粒粒饱满、色泽金黄,被鸟雀拾了去的少之又少。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麦田的守护者——稻草人。 稻草人的主人非常喜欢它,还说稻草人是它最重要的伙伴。稻草人却不这么想,它知道主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一旦自己破了、坏了、守护不了麦田了,主人就会毫不留情一把火将自己燃为灰烬。 稻草人会这么想也不奇怪,隔壁田里的小伙伴就是这个下场。每每想起都是一阵冷颤。 每到夜深人静时,稻草人就开始...

酒保,给我调杯橙汁
酒保,给我调杯橙汁

01. 八点半到了,他快来了。 我叫艾菲,含着金钥匙出生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大学刚毕业,我就在家人的帮助下开了间酒吧,我给它起名叫“零点吧”。 酒吧的生意还算不错,我知道这是因为父亲,他的那帮朋友每晚都会过来捧场,既然他们来送钱,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收呢,呵呵。 酒吧里的客人形形色色,他们中有人是教师,有人是医生,还有的是公司白领,可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此刻他们都在舞池中央随着音乐晃动着身体。 ...

大二,他们都恋爱了
大二,他们都恋爱了

01 最近,B哥的行踪比较诡异。 B哥是一个比较懒的人,懒得吃饭,所以让我们带;懒得去锻炼,所以体型比较威武。还好,他虽然在生活上比较懒,可人终究还是不错。 然而,最近的他,像是换了一个人的样子。下午下课后去操场跑步,晚上还主动去图书馆学习……作为长期关心宿舍单身大事的我们,在他感受到他一两周的反常后,发现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B哥本身就很聪明,还在学生会当了副部。只是,他突如其来的努力,让我...

婚姻从来都不是谁狠谁就赢
婚姻从来都不是谁狠谁就赢

总是听到不少人这样说“我们家都是我做主的,我说一他绝对不敢说二”,难道婚姻真的就是谁狠谁就赢吗?瑶瑶在婚姻里可以说是真正的狠角色,然而留下的结果却并不如意。 瑶瑶认识老公是在医院里,那时的她刚从学校毕业,通过父母的关系她顺利进到了县医院的护理部。那天是她第一次正式的去给病人扎针,虽然头一天她已经在手上进行了无数次的尝试,但是那一天她还是手抖了。 眼前的男人一直忍着的痛,一次次说着没关系,你可...

愿卿心(大结局)
愿卿心(大结局)

这段感情一直是我在主动、在征服,可我不希望我和她的感情是我强逼来的,我想给她时间缓冲,让她好好想想,在没有我的日子里,是否也会思念我。

那个我喜欢了很久的男神,我终于放弃了
那个我喜欢了很久的男神,我终于放弃了

文 | 十三夜 01 昨天聚餐,和许楠楠一起聊天,她说,我放弃我的男神了,原来放弃一个人比坚持还需要勇气,真好,我终于可以做回我自己了。 饭桌上,一向以茶代酒的许楠楠,竟然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她的眼睛有些微微泛红,我不知道,是她哭了还是夜风吹的,只是,那一刻,我看着她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疼了起来。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感同身受,但放弃一个喜欢的人真的比坚持还要难,因为,不是所有...

我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小偷的?
我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小偷的?

1、 支离破碎 我叫王淼,今年28岁,正处人生大好年华,但是,余下的三年我要在高墙之内度过。 我是一名惯偷,从事这门职业已经十年了。在十年前,我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行业。 原本,我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四口之间,上面有一个姐姐。但是爸妈最宠我,因为那个时候我很乖。 假如沿着这样轨迹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我会像其他孩子一样,读书、长大、考大学,最后成家立业。 然而,生活总是不会这么如意。它有阳光的一面,就...

处女情结总是伤
处女情结总是伤

文|鸣凤乔 噩梦 校园 偶遇 -1- 最近这段时间,袁芙总做一个相同的梦。在梦里,钱朗拉着她的手,一直跑,一直跑……前面一个山崖拦住了去路。 他们并没有停止脚步,而是双双扑向了山崖,像一对双飞的彩蝶,缓缓地飘进山谷,和谷底的蝴蝶丛融为一体。 五颜六色的蝴蝶,慢慢模糊成大片的红色,溢满了整个画面,像伤口汩汩溢出的鲜血。 袁芙哆嗦了一下,睁大了双眼,从噩梦中醒来。 看了看身旁的丈夫,她为自己的梦...

我用了七年时间来记住一个人
我用了七年时间来记住一个人

我和他之间,从来不存在爱情,只有我一人的独角戏,不知不觉,便唱完了全局。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多云 【1】 我原以为忘记一个人是一辈子的事,记住是一瞬间的事。 可当我亲身经历后,我才明白,记住也是长久的。尤其是我这种没有多少回忆的人,靠着自己不断地回忆和创造,来满足内心的需求。 今天,我遇见他了。公司需要有人配音,而他恰恰是同事找的那个人。我也是奇怪,声音好听的人那么多,为何...

第二站的名字叫相濡以沫
第二站的名字叫相濡以沫

文/郑小喵 周五的午后,阳光刚刚好,暖暖的,透过纱窗,跳跃的撒在徐婷婷的书桌上。 徐婷婷从睡眼朦胧中醒来,看着手腕儿上的那块表,14:33,距离上课时间只剩下七分钟。 她立马坐了起来,下了床,穿好鞋子,拿了书包就往教室里跑,偌大的校园,看着窸窸窣窣的人,她一路狂奔,成为阳光陪衬下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就在14:38分的时候,她气喘吁吁的坐到了自己座位上,四十五度斜射来的阳光很刺眼,但是很温暖,...

被包养那几年
被包养那几年

我怕早晨太阳照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我怕夜晚月亮浮在柳梢头的那一刹那。

当18岁的高三女生爱上她的班主任
当18岁的高三女生爱上她的班主任

程程是从小生活在动荡里的女孩子,她的父母在她三年级时离了婚,到她高二她换了三个后爸。程程说他们每一个人都那么光鲜亮丽,却又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惹人讨厌

不过是在这场博弈里,你没爱过我
不过是在这场博弈里,你没爱过我

[1] 纪言认识谢一时大概从未想过他们之后的故事走向会是这般模样。 没有什么巧合开头,仅仅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前后座熟识。能说会道的男生和外冷内热的女生。他俩认识的时候,纪言有喜欢的男神,谢一也有般配的girl friend。就好像万千世界芸芸众生的普通交汇,那时的纪言想,啊,这个男生还挺有意思的。 后来的情节推动大概借助了同病相怜的力量。纪言被喜欢的男生拒绝了,而谢一也被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分手。...

星期六的魔幻现实主义
星期六的魔幻现实主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星期五晚上我不应该嗑完靖南带过来的那两包瓜子。嗑完瓜子之后,我也不应该猛灌自己三茶缸菠萝啤。天带亮被尿憋醒去厕所回来睡意全无的时候,我应该回到床上继续眯着,而不应到街上瞎溜达。即使溜达,我也不应跑到东风路上。那个星期六,就是在我一脚踏进东风路的那一瞬间展开了它的荒诞、离奇。 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由自主地走到东风路上是被一股香气吸引过去的,点了香油的胡辣汤的香气。路东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