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夜之第八夜:陌生人
十九夜之第八夜:陌生人

张凯低头笑着,逗怀里的妞妞“咯咯”笑个不停,小姑娘肉呼呼的,像个人参果子,白嫩嫩,香扑扑的。

他比想象更爱你
他比想象更爱你

我掀开白布,戈弄的身体已经大面积被烧得腐烂萎缩,我从他腰间找到一块完整没被破坏的皮肤,用小刀割下一块装进试管里。

蜕变(大结局)
蜕变(大结局)

刘小红的案子开庭过后两个月余,牛三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通知:刘小红因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于一个小时前,不幸去世……

难炼相思骨
难炼相思骨

司连弈将树藤一端捆在巨大岩石上,另一端系在自己腰上,沿着崖壁往下面去。他没有看见,崖上的相思面上浮现一丝诡异至极的笑容。

白树有风,格格不入
白树有风,格格不入

曲格格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有些心虚地别开视线,然后,她就看见了房间的门牌号——3602!顿时,她石化了,妈蛋,她砸错人了!

风水师报君知系列之童子鱬
风水师报君知系列之童子鱬

她愣怔地望着那青年,控制不住声音有些发颤:“你……到底是什么怪物?那个帖子是你发的?你为什么要把我骗到这里来?”

风水师报君知系列之魂魄场(二)
风水师报君知系列之魂魄场(二)

报君知与念白站在乐和顺坊的门口,放眼看去,这是一座极为冷落低调的宅院,与庙宇和民居的修建都不同。

风水师报君知之系列魂魄场(一)
风水师报君知之系列魂魄场(一)

万宇将自己的生魂小心抽离后,回身望了一下自己的肉身,穿着保安服的年轻男人睡得正香,他定了神,顺着自己的感应追了出去。

目光所及
目光所及

季抿唇,拿着啤酒和鱼的可乐碰杯,朝鱼眨了眨眼,说:“小鹿,可乐我请了。我还可以请你看电影,但是你得做我女朋友。”

我也想上TA,可惜做不到
我也想上TA,可惜做不到

我在自媒体平台写文,我叫蒙蒙。我的签约老板说现在这年头,不管是娱乐圈还是文字圈,都得有个响亮的名字,他说我一定会红。

我的左眼看见鬼
我的左眼看见鬼

那只鬼用力吹了口阴气,然后满墙我的相片铺天盖地冲向苏林。苏林吓得“啊”的一声,他的兄弟瞬间如同腌干的萝卜萎缩成一小坨。

儿子和女儿
儿子和女儿

赵三家生了两个女儿,赵三两口子在人前都抬不起头来。老王偷偷给老婆说,“咱把这丫头送人吧,我就不信我还弄不出个儿子来。”

离娘肉
离娘肉

当季军的手缓缓解开郁萍的第一颗纽扣时,郁萍听到一丝撕裂的嚎哭声,声音听起来像是穿过厚厚的壁面,微弱惊恐。

不婚系列·818我的奇葩网瘾男友
不婚系列·818我的奇葩网瘾男友

她在顾瑾华的房门口敲了半天门,最后她不得不用钥匙强行打开门。刚打开门,一只水杯便飞过来,擦着我的脑袋撞到墙上。

若我不再听闻你,在山间如雾如雨
若我不再听闻你,在山间如雾如雨

他说他永远不会离开的。尽管我知道他有一颗浪子的心。可我还会等他。我会等他回来的,等他带走我。